<

带着好奇心他们吸了第一口……

来源:长春晚报2017-06-26

    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来了,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告诫身边人“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可每年我们都不断看到那些令人或痛心或痛恨的故事发生。目前在长春市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青年吸毒占56.8%,其中18—25岁占21%;18岁以下占0.9%,面对这些数字,我们不仅心头为之一颤。

    面对曾有过的正常人生活,这些人却因为恶魔般的毒品使他们的人生变得失落,让他们成为“瘾君子”。为了重生,长春市朝阳沟强制隔离戒毒所成了他们第二个家。在“6·26”国际禁毒日来临前夕,记者走进这里与戒毒人员面对面,倾听他们对过往吸毒的悔恨,用他们的经历告诉更多人,沾染上毒品不仅危害自己身体的健康,打乱正常的生活,更破坏了家庭和睦。更有甚者能造成钱财失尽,家破人亡。

    再戒不掉毒品这一生就完了

    刚子(化名)是长春人,今年55岁,精明能干的他,通过努力让自己的家境很是殷实。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朋友圈越来越广,8年前的一天晚上,他的人生也从此发生改变。“第一次是看见朋友们吸食麻古,在他们的劝说下,我也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以为那东西不会上瘾就抽了,从此毒品就‘缠’上了我!”说着,刚子低下头使劲地搓着手。

    在刚子心中,麻古的威力远比冰毒、海洛因小,带着好奇心第一次吸食后,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碰,可没想到他的心瘾还是没能战胜自己的意志。第二次吸食时,他仍旧劝自己说没事儿,不会上瘾。就这样,大约过了一周,刚子总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但当朋友们把麻古给他吸食后,他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奔波在生意场上、酒局中间。“那时候兜里有钱,也没想那么多就慢慢依赖上了。”刚子说。就这样,他从3—5天吸食一次到两天吸食一次,再到后来天天都要吸食。

    “再有钱也架不住毒品耗啊!”刚子告诉记者,家人很快就从经济上觉得不对头,并在他异常的身体反应上发现他吸毒。面对家人苦口婆心的劝说,刚子却什么也听不进去,特别是毒瘾上来时,脾气也会异常暴躁,摔打家里的东西。

    因为吸毒,刚子再也没有心思照顾生意,自己曾经打拼的事业也不复存在,曾经辛苦赚下的上百万钱财也都败光在毒品上。“妻子是好人,我不能对不起她,再不把毒戒掉,我的一生就完了!”刚子告诉记者,他走进这里时,由于身体状况不好,走路打晃需要人搀扶,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完了。然而,面对他的消极态度,民警却始终耐心相劝并帮助他树立戒除毒瘾的信心。

    如今,通过1年多的强制戒毒,刚子已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通过戒毒医疗以及康复训练等强制戒毒,也让他重新找回自己。对于以后的生活,刚子说:“失去的事业我要重新找回来。”

    为追求时髦而吸上毒品

    “为了追求时髦,我吸上了毒,家里还有点儿钱,就这样越陷越深!”40岁的阿峰(化名)忏悔地说。1995年,19岁的阿峰没有找到正式工作,于是和一帮朋友整天厮混,在好奇心的驱使与朋友的鼓动下,他鬼使神差地尝试了一种白色粉末,当他找到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时,才知道那种白色粉末是海洛因,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毒品。

    抽上“白粉”之后,家境还算可以的他一没事就抽,父母对于他的变化也没有及时发现。等到知道时,他已经无法从毒瘾中自拔。2006年,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阿峰开始了第一次戒毒,然而,巨大的心魔让他很快就失去自控力。这次复吸被妻子知道了,可依旧管不了他,他所吸食的毒品也从海洛因到冰毒、麻古,几乎能遇见的毒品,他都尝试了一遍。“那时,身边的朋友和生意伙伴都有人吸食,我要是不吸食,就感觉跟他们不一样,没有共同语言。”阿峰说。

    此时,阿峰的身体也越来越糟糕,父母硬是把他绑着到省内、省外的戒毒机构进行脱毒,可每次身体上的毒被排除后,心理上的毒瘾让他跟毒友见面后还是会再次复吸。如此戒毒与复吸的反复中,阿峰进行了5次。

    “这么长时间的吸毒,钱财也挥霍了不少吧。”听记者这么问,阿峰苦笑着说:“我的血管里最少跑了两辆奔驰。”这次强制戒毒来到这里,也真的让他重新活了一回。“不为别的,就为年迈的妈妈,每次她来看我,看着她的眼神,我不能再吸毒了……”话音刚落,阿峰的眼圈就红了,眼泪在眼眶打转。

    戒毒人员家属开放日 亲情会面泪盈盈

    在“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朝阳沟强制隔离戒毒所专门举办了禁毒宣传教育大会。为了给戒毒人员加油鼓劲儿,一些戒毒人员的家属在民警的组织下,有序地对戒毒人员的宿舍、食堂、探访室、医院、矫治中心、图书室、电教室、监控中心等所区设施进行了参观。

    这些人群中,就有阿峰的母亲。当阿峰在学习区看见母亲时,心中的忏悔再一次刺痛他的心。“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了,真的不忍心再让她伤心了。”阿峰哽咽着说。知道老人心脏不好,记者并没有直接采访她,但通过老人红红的眼圈,记者能感受到,身为一名母亲,在这样的环境下跟儿子会面的揪心与痛苦。

    为了不过多打扰戒毒人员的家属,记者成为了看客,默默地看着他们。就在参观戒毒人员学习与生活的时候,家属们几乎全程红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神情以及关切的眼神着实令人动容。一位年迈的老人由一名年轻的女孩搀扶着,老人边走边说:“你哥就在这里接受教育呀?”看着眼前的一切,老人突然在戒毒人员的宿舍内停住了脚步,站在宿舍的窗前一言不发,低头抚摸整齐摆放的床铺……

    别以为毒品离我们远 “心魔”不可不防

    如今一提到毒品,大家首先想到影视作品中的画面:一位瘦骨嶙峋的吸毒者,用针管将白色液体注入动脉,表情欲仙欲死,这就是我们熟知的毒品——“海洛因”。其实,海洛因已不是吸毒者吸食的主要毒品。“麻古”、“冰毒”等新型毒品,才是市面上更多见的。不过,“麻古”、“冰毒”等新型毒品尽管比海洛因更容易戒断,但对人的精神系统损伤非常大,吸食者会性情大变、亢奋异常、抑郁、暴躁,甚至还会产生幻觉。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以往吸毒人员以酒吧、夜店工作者或无业人员为多,而近年来呈现了多元化的趋势,部分高学历、高收入人群也开始吸毒。据长春市司法局教育改造管理工作处任大望处长介绍,从全国情况看,受境内外多种因素影响,我国的毒品问题仍然在打击中发展,在治理中蔓延,毒情形势复杂严峻。2002年全国登记吸毒人员100万,2016年达到390万,14年的时间,让吸毒人员数量翻了3倍多。

    长春市毒品目前呈现存量大、增量大以及吸毒人员低龄化、多元化的特征。数据显示,2015年年底,长春市有吸毒人员1.2万;2016年年底达到1.8万。值得注意的是,吸毒人员呈现低龄化、多元化特征明显,其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56.8%,18—25岁占21%,18岁以下占0.9%。

    记者了解到,通过药物替代治疗,吸毒人员身体内的毒很容易被戒断,但想要戒断他们心理的毒瘾却很困难。一些吸毒人员反复出现复吸的情况,就是因为在结束强制戒毒回归家庭后,还会怀念吸毒的感觉,再加上意志力薄弱,很容易重蹈覆辙。

    据不完全统计,戒毒成功者一年内复吸的概率在30%左右,而3年内复吸的概率会达到90%。在强戒人员出所前,干警叮嘱最多的一句话是,“抛开过去,重新迎接崭新的未来”。希望经过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强戒人员再次走向社会时能有个全新的未来,是所有民警的共同希望。(记者 于慧)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我的"另一半"是化石

动物园萌宝消暑记

重庆藏着这样的仙境

热门推荐

喜儿与杰克逊同台了

这样的栈道敢去吗

“中国式斗牛”

镜泊湖现“三面飞瀑”

罗晋暗系杂志封面曝光

甄子丹携妻女度假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hello重庆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带着好奇心他们吸了第一口……

2017-06-26 05:43:00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告诫身边人“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可每年我们都不断看到那些令人或痛心或痛恨的故事发生。

    一年一度的国际禁毒日来了,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告诫身边人“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可每年我们都不断看到那些令人或痛心或痛恨的故事发生。目前在长春市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青年吸毒占56.8%,其中18—25岁占21%;18岁以下占0.9%,面对这些数字,我们不仅心头为之一颤。

    面对曾有过的正常人生活,这些人却因为恶魔般的毒品使他们的人生变得失落,让他们成为“瘾君子”。为了重生,长春市朝阳沟强制隔离戒毒所成了他们第二个家。在“6·26”国际禁毒日来临前夕,记者走进这里与戒毒人员面对面,倾听他们对过往吸毒的悔恨,用他们的经历告诉更多人,沾染上毒品不仅危害自己身体的健康,打乱正常的生活,更破坏了家庭和睦。更有甚者能造成钱财失尽,家破人亡。

    再戒不掉毒品这一生就完了

    刚子(化名)是长春人,今年55岁,精明能干的他,通过努力让自己的家境很是殷实。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朋友圈越来越广,8年前的一天晚上,他的人生也从此发生改变。“第一次是看见朋友们吸食麻古,在他们的劝说下,我也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以为那东西不会上瘾就抽了,从此毒品就‘缠’上了我!”说着,刚子低下头使劲地搓着手。

    在刚子心中,麻古的威力远比冰毒、海洛因小,带着好奇心第一次吸食后,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碰,可没想到他的心瘾还是没能战胜自己的意志。第二次吸食时,他仍旧劝自己说没事儿,不会上瘾。就这样,大约过了一周,刚子总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但当朋友们把麻古给他吸食后,他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奔波在生意场上、酒局中间。“那时候兜里有钱,也没想那么多就慢慢依赖上了。”刚子说。就这样,他从3—5天吸食一次到两天吸食一次,再到后来天天都要吸食。

    “再有钱也架不住毒品耗啊!”刚子告诉记者,家人很快就从经济上觉得不对头,并在他异常的身体反应上发现他吸毒。面对家人苦口婆心的劝说,刚子却什么也听不进去,特别是毒瘾上来时,脾气也会异常暴躁,摔打家里的东西。

    因为吸毒,刚子再也没有心思照顾生意,自己曾经打拼的事业也不复存在,曾经辛苦赚下的上百万钱财也都败光在毒品上。“妻子是好人,我不能对不起她,再不把毒戒掉,我的一生就完了!”刚子告诉记者,他走进这里时,由于身体状况不好,走路打晃需要人搀扶,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完了。然而,面对他的消极态度,民警却始终耐心相劝并帮助他树立戒除毒瘾的信心。

    如今,通过1年多的强制戒毒,刚子已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通过戒毒医疗以及康复训练等强制戒毒,也让他重新找回自己。对于以后的生活,刚子说:“失去的事业我要重新找回来。”

    为追求时髦而吸上毒品

    “为了追求时髦,我吸上了毒,家里还有点儿钱,就这样越陷越深!”40岁的阿峰(化名)忏悔地说。1995年,19岁的阿峰没有找到正式工作,于是和一帮朋友整天厮混,在好奇心的驱使与朋友的鼓动下,他鬼使神差地尝试了一种白色粉末,当他找到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时,才知道那种白色粉末是海洛因,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毒品。

    抽上“白粉”之后,家境还算可以的他一没事就抽,父母对于他的变化也没有及时发现。等到知道时,他已经无法从毒瘾中自拔。2006年,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阿峰开始了第一次戒毒,然而,巨大的心魔让他很快就失去自控力。这次复吸被妻子知道了,可依旧管不了他,他所吸食的毒品也从海洛因到冰毒、麻古,几乎能遇见的毒品,他都尝试了一遍。“那时,身边的朋友和生意伙伴都有人吸食,我要是不吸食,就感觉跟他们不一样,没有共同语言。”阿峰说。

    此时,阿峰的身体也越来越糟糕,父母硬是把他绑着到省内、省外的戒毒机构进行脱毒,可每次身体上的毒被排除后,心理上的毒瘾让他跟毒友见面后还是会再次复吸。如此戒毒与复吸的反复中,阿峰进行了5次。

    “这么长时间的吸毒,钱财也挥霍了不少吧。”听记者这么问,阿峰苦笑着说:“我的血管里最少跑了两辆奔驰。”这次强制戒毒来到这里,也真的让他重新活了一回。“不为别的,就为年迈的妈妈,每次她来看我,看着她的眼神,我不能再吸毒了……”话音刚落,阿峰的眼圈就红了,眼泪在眼眶打转。

    戒毒人员家属开放日 亲情会面泪盈盈

    在“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朝阳沟强制隔离戒毒所专门举办了禁毒宣传教育大会。为了给戒毒人员加油鼓劲儿,一些戒毒人员的家属在民警的组织下,有序地对戒毒人员的宿舍、食堂、探访室、医院、矫治中心、图书室、电教室、监控中心等所区设施进行了参观。

    这些人群中,就有阿峰的母亲。当阿峰在学习区看见母亲时,心中的忏悔再一次刺痛他的心。“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了,真的不忍心再让她伤心了。”阿峰哽咽着说。知道老人心脏不好,记者并没有直接采访她,但通过老人红红的眼圈,记者能感受到,身为一名母亲,在这样的环境下跟儿子会面的揪心与痛苦。

    为了不过多打扰戒毒人员的家属,记者成为了看客,默默地看着他们。就在参观戒毒人员学习与生活的时候,家属们几乎全程红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神情以及关切的眼神着实令人动容。一位年迈的老人由一名年轻的女孩搀扶着,老人边走边说:“你哥就在这里接受教育呀?”看着眼前的一切,老人突然在戒毒人员的宿舍内停住了脚步,站在宿舍的窗前一言不发,低头抚摸整齐摆放的床铺……

    别以为毒品离我们远 “心魔”不可不防

    如今一提到毒品,大家首先想到影视作品中的画面:一位瘦骨嶙峋的吸毒者,用针管将白色液体注入动脉,表情欲仙欲死,这就是我们熟知的毒品——“海洛因”。其实,海洛因已不是吸毒者吸食的主要毒品。“麻古”、“冰毒”等新型毒品,才是市面上更多见的。不过,“麻古”、“冰毒”等新型毒品尽管比海洛因更容易戒断,但对人的精神系统损伤非常大,吸食者会性情大变、亢奋异常、抑郁、暴躁,甚至还会产生幻觉。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以往吸毒人员以酒吧、夜店工作者或无业人员为多,而近年来呈现了多元化的趋势,部分高学历、高收入人群也开始吸毒。据长春市司法局教育改造管理工作处任大望处长介绍,从全国情况看,受境内外多种因素影响,我国的毒品问题仍然在打击中发展,在治理中蔓延,毒情形势复杂严峻。2002年全国登记吸毒人员100万,2016年达到390万,14年的时间,让吸毒人员数量翻了3倍多。

    长春市毒品目前呈现存量大、增量大以及吸毒人员低龄化、多元化的特征。数据显示,2015年年底,长春市有吸毒人员1.2万;2016年年底达到1.8万。值得注意的是,吸毒人员呈现低龄化、多元化特征明显,其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56.8%,18—25岁占21%,18岁以下占0.9%。

    记者了解到,通过药物替代治疗,吸毒人员身体内的毒很容易被戒断,但想要戒断他们心理的毒瘾却很困难。一些吸毒人员反复出现复吸的情况,就是因为在结束强制戒毒回归家庭后,还会怀念吸毒的感觉,再加上意志力薄弱,很容易重蹈覆辙。

    据不完全统计,戒毒成功者一年内复吸的概率在30%左右,而3年内复吸的概率会达到90%。在强戒人员出所前,干警叮嘱最多的一句话是,“抛开过去,重新迎接崭新的未来”。希望经过两年的强制隔离戒毒,强戒人员再次走向社会时能有个全新的未来,是所有民警的共同希望。(记者 于慧)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周玲玲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