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足区首家临终关怀医院 3年来温暖送走临终者

来源:2017-11-08

    华龙网11月8日15时21分讯(通讯员 张玮)临终关怀也称作安宁疗护,是指对濒临死亡的老年患者给予亲切的抚慰、良好的照顾和尽可能的帮助,使其安然故去。最早对临终病人的照料是在1967年,在英国伦敦,由桑德斯首创的圣克里斯多费临终关怀医院。

    1987年成立的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是第一家医养结合的老年护理院,也是我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30年来,多个省份已设立临终关怀医院或在医院内设置临终关怀病房。

    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积极发展临终关怀医院等医疗机构”。

    日前,笔者从大足区卫生计生委获悉,该区在实施临终关怀这一服务方面,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龙福养老中心具有一定代表性。

为老人过生日 蒋鹏 摄

    76岁的王蓉是一名肿瘤病人,并伴有内风湿等多种疾病;71岁的唐华患有肝癌,癌细胞已转移至各个骨关节,需要24小时卧床;70岁的赵离肝癌晚期,备受疼痛折磨……他们是没有“治疗价值”的重病老人,被医院告知“时日不多”;他们被病痛折磨,消瘦而虚弱;有的甚至需要终日卧床,说不出话,甚至失去自理能力。

    位于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龙福老年养护中心里,住着近10位这样的老人。短的几个月,长的两三年,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程可能在此谢幕。

    “我们给他们提供的服务,不再是治疗疾病,而是尽可能地减轻他们的痛苦,改善生活质量。” 该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龙福老年养护中心理事长王江波说,养护中心成立3年多,有近10名老人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疼痛

    对于重病老人和癌症患者,除了死亡,他们也害怕病痛带来的身体疼痛和孤独。

    10月1日上午10点,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四楼,71岁的唐华躺在病床上看电视剧,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老人苍白消瘦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床头的卡片上,身体状况一栏写着“骨折”的字样。王江波带着护士来查房,拉着唐华的手,搓了搓,笑着叮嘱说:“唐老,今天精神不错,千万不能下地走哟,等会护工推你出去晒太阳。”

    唐华是原川汽厂退休职工,两年前被查出患有肝癌。子女们带着他到重庆各大医院检查治疗,但收效甚微。去年,癌细胞转移到各个骨关节,稍不注意,就会骨折。去年一年,老人就骨折了两次。

    “治疗已是徒劳,如何让他尽可能过好最后的日子是我们家人最大的心愿。”年近七旬的老伴,在征得子女的同意后,最终选择将唐华送到了龙福老年养护中心。

    几个子女都在外地工作,无法长期陪伴左右。如果唐华在家养病,周围环境嘈杂,老伴一人也难以承担繁重的家务。

优美的环境温馨的护理 黄舒 蒋鹏 摄

    “他在这里,除了生活上得到很好地照料,疾病带来的疼痛也能有效缓解。”老伴时常来中心看望唐华,并从家里带来她特意做的饭菜,“这里医养结合,缓解了他的病痛,我也不至于很劳累。”

    “每位老人的情况不同,我们治疗护理的方案也不一样。”王江波说,家里人担心唐华得知自己真实的病情后会焦虑,大家便都不向他提及。于是,在四楼所有不能自理的老人中,唐华是为数不多还能谈笑风生的癌症患者。

    来自龙水的赵离也患有肝癌。他的病是今年年初发现的,已是晚期并多部位转移。即便如此,家人仍不愿意放弃。今年上半年,他辗转多家医院进行治疗,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然而,半年时间过去了,病情没有好转,赵离却被繁琐的检查和治疗,以及巨大的疼痛折磨得不成人形。脸色苍白,骨瘦如柴。剧痛袭来时,他蜷缩成一团,头埋在中间。起初还能喊几声,如今只能看到他紧握的拳头。

    治疗无望,回家也无法护理,家人最终将赵离送到了这里。在这里,赵离没有再治疗,吃的都是止疼、调解神经的药物。有了药物的控制,癌症引发的疼痛可以缓解一些。

    “我们这里费用比较低,还可以养老,所以很多重病老人会选择来这里。”王江波介绍,中医是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大特色,在缓解重病老人的疼痛时,中心也将中医引入进来,中西医结合大大减轻了老人的痛苦。

    除了药物介入缓解疼痛,养老中心还有心理协会的志愿者参与,给予老人心理护理,让他们得到心理慰藉。

    王江波透露,龙福老年养护中心成立3年多,先后送走了近10位重病老人。

    76岁的双路居民陈易因为脑癌被抢救多次,虽然生命被挽救回来了,但长期卧床,生命质量比较差。去世的半年前,他被家人送到了这里。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陈易得到了如家人般的关心和照顾。老人走后,家属还特意为养护中心送来了感谢的锦旗。

    陪伴

    被病痛折磨,与孤独相伴,难受的话也不愿说。对于许多走在生命尽头的老人来说,家人时时的陪伴往往成了奢望,笑声则成了奢侈品。

    48岁的护工何玉珍是养老中心护理组组长。过去3年多,她成了养老中心老人们的贴心人,开心果。

    “我没有在自己父母身边尽过孝,所以对这里的老人格外上心。”何玉珍是本地人,曾获重庆市“百佳护理员”称号。

    过去,何玉珍一直在外打工。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病重,她也没能在身边照顾。得知病危的消息后,她匆匆赶回家,却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这个遗憾成了何玉珍的一块心病。她毅然决定,不再外出打工。4年前,她参加了当地民政部门组织的招聘会,在理想的岗位上写下了“护工”二字。

    也就是从那时起,何玉珍成了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护工。

    “当护工得有爱心、耐心,吃得苦,你要有思想准备哟。”何玉珍至今还记得,应聘时,民政部门的领导对她说的话。

    “我没能为父母尽孝,但我一定把这里的老人当成自己家的老人一样照顾。”何玉珍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值班时,何玉珍每天的工作从早上5点半开始。有几个老人每天清晨有解大便的习惯,她早起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帮助老人排便。遇到老人排不出时,她还得带上手套,用手指抠。

室外活动 黄舒 蒋鹏 摄

    还有几位老人晚上使用尿不湿,她和其他护工还得一一为他们洗屁股,擦拭身体。所有人洗漱结束,已经7点多了。

    “早上像打仗一样,动作必须快。” 何玉珍说,有时晚了一两分钟,有的老人就会将小便大便拉在身上、床上。

    接着就是早饭时间,喂饭、喂药,有的还要打胰岛素……等所有老人整顿完毕,已经接近十点了。

    需要下楼输液的,该洗澡换衣服的,要出去晒太阳的,何玉珍一刻也不得空。她的早饭只能找空隙时间,匆匆吃完。

    打扫卫生、洗碗,转眼就是中午了。老人们午睡时,她才能稍微松口气。下午4点是老人们统一做操、唱歌的时间。

    吃过晚饭,洗漱结束,晚上10点,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而全日值班的护工,则每隔一个小时就得起来查一次房,直到次日早上5点。

    不怕脏、不怕累,细心、耐心,何玉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让许多老人感受到了家人般的陪伴。

    87岁的马明明患有老年痴呆已经3年,她在养老中心也住了3年。儿女们来看望,她不认得。喊她,跟她说话,她也没有反应。然而,只要何玉珍一开口:“马嬢嬢……”老人立马精神,跟她聊了起来。如今,儿女们每每来探望,也跟着改口喊起了“马嬢嬢”。

    已经去世的老人陈易也是倍受何玉珍照顾的老人。因为她的仔细照料,老人和家属很受感动。老人走后,其家属还专门带着红包来养老中心感谢她。“这是我应该做的。”何玉珍婉言谢绝了家属的好意。

    包括何玉珍在内,养老中心共有5名护工。而她们给予老人的陪伴只是养老中心的一个缩影。王江波介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养老中心的志愿者,加上心理协会的志愿者,还有来自社会的各企事业单位的志愿者,养老中心几乎每个月都有志愿者活动。

    王江波表示,志愿者很多,举行的活动也多。但为了合理安排大家的时间,让老人能够经常性地得到志愿者的陪伴,养老中心就会对志愿者活动进行调节安排,以免有时断档,有时打挤。

    养老

    龙滩子社区服务中心是一栋五层楼的建筑,周围植被茂盛。中草药植物园、回廊、雕塑……这里安静而祥和。一楼二楼是看病住院的医疗区。三楼四楼则是龙福老年养护中心。五楼为办公区。

    “龙福老年养护中心成立于2014年。”王江波介绍,社区服务中心此前设有老年科,为了拓展工作,更好地为老人服务,中心对辖区老年人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和摸底。结果发现,辖区人口老龄化严重,老年人基数大,加之原川汽厂搬迁,年轻人纷纷外移,形成了许多空巢老人。此外,失能老人、失智老人也比较多,他们因为疾病、意外等,生命的终末期缺乏应有的照料和关怀。

    基于此,该社区服务中心决定将老年科独立出来,成立了专业的老年养护中心。如今,这里除了病重老人,还有30余名养老老人。

    原川汽厂离休干部,92岁的汤因和60岁的女儿张仪同住在三楼的一间屋子。电视、衣柜、两张床,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堆放在角落。过去3年多,母女俩一直住在这里养老。

    汤因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听力严重下降。丈夫去世多年,另一个孩子也因病去世,一直单身的张仪便留在母亲身边。3年前,老年养护中心一成立,母女俩成了入住这里的第一批客人。

    “母亲有病,需要输液吃药,护士、护工就把她送到二楼。病情好转了,又回到三楼。”张仪说,自己年纪也渐渐大了,一个人照顾母亲,愈发吃力。她和母亲一起住进来,既陪伴了母亲,自己的养老问题也解决了。

    在三楼养老的老人中,张仪年纪较轻,思想也比较活跃,她在照顾母亲的同时,也经常协助护士、护工,帮助其他老人,甚至还带头组织老人们开展唱歌跳舞等文艺活动。

    三楼住的绝大部分是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上午10点半,老人们聚在客厅看着电视,闲话家常。隔壁的健身房里,有两三个老人在锻炼身体,阳光照在他们微红的脸上,格外好看。穿过用心妆点的走廊,墙上张贴着一个个有关礼仪、孝道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

    走廊尽头,还安装了一套大型的健身设备,63岁的谭兴旺正练得起劲。

    谭兴旺是双路居民,父母去世多年,他一直未婚。加之又有身体残疾,生活十分艰难。作为政府帮扶救助的对象,谭兴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三年。

    “楼下有医生,一生病他们就来给我看病。”说起这里的生活,谭兴旺高兴得合不拢嘴。他说,护士、护工对他很好,伙食团的营养餐也搭配得当,住了三年,病好多了,人也胖了。

    “我们这里不仅有母女档养老,政府救助对象养老,还有每天专门来吃饭的老人。”王江波透露,这一部分老人独居在家,吃得很简单,许多有贫血等问题。他们来养老中心吃饭后,营养搭配合理,身体有了明显好转。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爱心妈咪小屋化尴尬

村里有个“龚妹子”

洋中医行医记

重庆这些足球场你想去吗

热门推荐

老城区的"空中微球场"

野化大熊猫回捕做体检

南岳衡山今冬首场雾凇

联合国庆祝世界儿童日

马苏探望重症患病儿童

马思纯回母校表演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大足区首家临终关怀医院 3年来温暖送走临终者

2017-11-08 15:28:17 来源: 0 条评论
【摘要】 临终关怀也称作安宁疗护,是指对濒临死亡的老年患者给予亲切的抚慰、良好的照顾和尽可能的帮助,使其安然故去。最早对临终病人的照料是在1967年,在英国伦敦,由桑德斯首创的圣克里斯多费临终关怀医院。

    华龙网11月8日15时21分讯(通讯员 张玮)临终关怀也称作安宁疗护,是指对濒临死亡的老年患者给予亲切的抚慰、良好的照顾和尽可能的帮助,使其安然故去。最早对临终病人的照料是在1967年,在英国伦敦,由桑德斯首创的圣克里斯多费临终关怀医院。

    1987年成立的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是第一家医养结合的老年护理院,也是我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30年来,多个省份已设立临终关怀医院或在医院内设置临终关怀病房。

    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积极发展临终关怀医院等医疗机构”。

    日前,笔者从大足区卫生计生委获悉,该区在实施临终关怀这一服务方面,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龙福养老中心具有一定代表性。

为老人过生日 蒋鹏 摄

    76岁的王蓉是一名肿瘤病人,并伴有内风湿等多种疾病;71岁的唐华患有肝癌,癌细胞已转移至各个骨关节,需要24小时卧床;70岁的赵离肝癌晚期,备受疼痛折磨……他们是没有“治疗价值”的重病老人,被医院告知“时日不多”;他们被病痛折磨,消瘦而虚弱;有的甚至需要终日卧床,说不出话,甚至失去自理能力。

    位于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龙福老年养护中心里,住着近10位这样的老人。短的几个月,长的两三年,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程可能在此谢幕。

    “我们给他们提供的服务,不再是治疗疾病,而是尽可能地减轻他们的痛苦,改善生活质量。” 该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龙福老年养护中心理事长王江波说,养护中心成立3年多,有近10名老人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疼痛

    对于重病老人和癌症患者,除了死亡,他们也害怕病痛带来的身体疼痛和孤独。

    10月1日上午10点,大足区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四楼,71岁的唐华躺在病床上看电视剧,温暖的阳光洒进房间,老人苍白消瘦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床头的卡片上,身体状况一栏写着“骨折”的字样。王江波带着护士来查房,拉着唐华的手,搓了搓,笑着叮嘱说:“唐老,今天精神不错,千万不能下地走哟,等会护工推你出去晒太阳。”

    唐华是原川汽厂退休职工,两年前被查出患有肝癌。子女们带着他到重庆各大医院检查治疗,但收效甚微。去年,癌细胞转移到各个骨关节,稍不注意,就会骨折。去年一年,老人就骨折了两次。

    “治疗已是徒劳,如何让他尽可能过好最后的日子是我们家人最大的心愿。”年近七旬的老伴,在征得子女的同意后,最终选择将唐华送到了龙福老年养护中心。

    几个子女都在外地工作,无法长期陪伴左右。如果唐华在家养病,周围环境嘈杂,老伴一人也难以承担繁重的家务。

优美的环境温馨的护理 黄舒 蒋鹏 摄

    “他在这里,除了生活上得到很好地照料,疾病带来的疼痛也能有效缓解。”老伴时常来中心看望唐华,并从家里带来她特意做的饭菜,“这里医养结合,缓解了他的病痛,我也不至于很劳累。”

    “每位老人的情况不同,我们治疗护理的方案也不一样。”王江波说,家里人担心唐华得知自己真实的病情后会焦虑,大家便都不向他提及。于是,在四楼所有不能自理的老人中,唐华是为数不多还能谈笑风生的癌症患者。

    来自龙水的赵离也患有肝癌。他的病是今年年初发现的,已是晚期并多部位转移。即便如此,家人仍不愿意放弃。今年上半年,他辗转多家医院进行治疗,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然而,半年时间过去了,病情没有好转,赵离却被繁琐的检查和治疗,以及巨大的疼痛折磨得不成人形。脸色苍白,骨瘦如柴。剧痛袭来时,他蜷缩成一团,头埋在中间。起初还能喊几声,如今只能看到他紧握的拳头。

    治疗无望,回家也无法护理,家人最终将赵离送到了这里。在这里,赵离没有再治疗,吃的都是止疼、调解神经的药物。有了药物的控制,癌症引发的疼痛可以缓解一些。

    “我们这里费用比较低,还可以养老,所以很多重病老人会选择来这里。”王江波介绍,中医是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大特色,在缓解重病老人的疼痛时,中心也将中医引入进来,中西医结合大大减轻了老人的痛苦。

    除了药物介入缓解疼痛,养老中心还有心理协会的志愿者参与,给予老人心理护理,让他们得到心理慰藉。

    王江波透露,龙福老年养护中心成立3年多,先后送走了近10位重病老人。

    76岁的双路居民陈易因为脑癌被抢救多次,虽然生命被挽救回来了,但长期卧床,生命质量比较差。去世的半年前,他被家人送到了这里。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陈易得到了如家人般的关心和照顾。老人走后,家属还特意为养护中心送来了感谢的锦旗。

    陪伴

    被病痛折磨,与孤独相伴,难受的话也不愿说。对于许多走在生命尽头的老人来说,家人时时的陪伴往往成了奢望,笑声则成了奢侈品。

    48岁的护工何玉珍是养老中心护理组组长。过去3年多,她成了养老中心老人们的贴心人,开心果。

    “我没有在自己父母身边尽过孝,所以对这里的老人格外上心。”何玉珍是本地人,曾获重庆市“百佳护理员”称号。

    过去,何玉珍一直在外打工。因为工作的关系,父母病重,她也没能在身边照顾。得知病危的消息后,她匆匆赶回家,却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这个遗憾成了何玉珍的一块心病。她毅然决定,不再外出打工。4年前,她参加了当地民政部门组织的招聘会,在理想的岗位上写下了“护工”二字。

    也就是从那时起,何玉珍成了龙滩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护工。

    “当护工得有爱心、耐心,吃得苦,你要有思想准备哟。”何玉珍至今还记得,应聘时,民政部门的领导对她说的话。

    “我没能为父母尽孝,但我一定把这里的老人当成自己家的老人一样照顾。”何玉珍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不值班时,何玉珍每天的工作从早上5点半开始。有几个老人每天清晨有解大便的习惯,她早起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帮助老人排便。遇到老人排不出时,她还得带上手套,用手指抠。

室外活动 黄舒 蒋鹏 摄

    还有几位老人晚上使用尿不湿,她和其他护工还得一一为他们洗屁股,擦拭身体。所有人洗漱结束,已经7点多了。

    “早上像打仗一样,动作必须快。” 何玉珍说,有时晚了一两分钟,有的老人就会将小便大便拉在身上、床上。

    接着就是早饭时间,喂饭、喂药,有的还要打胰岛素……等所有老人整顿完毕,已经接近十点了。

    需要下楼输液的,该洗澡换衣服的,要出去晒太阳的,何玉珍一刻也不得空。她的早饭只能找空隙时间,匆匆吃完。

    打扫卫生、洗碗,转眼就是中午了。老人们午睡时,她才能稍微松口气。下午4点是老人们统一做操、唱歌的时间。

    吃过晚饭,洗漱结束,晚上10点,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而全日值班的护工,则每隔一个小时就得起来查一次房,直到次日早上5点。

    不怕脏、不怕累,细心、耐心,何玉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让许多老人感受到了家人般的陪伴。

    87岁的马明明患有老年痴呆已经3年,她在养老中心也住了3年。儿女们来看望,她不认得。喊她,跟她说话,她也没有反应。然而,只要何玉珍一开口:“马嬢嬢……”老人立马精神,跟她聊了起来。如今,儿女们每每来探望,也跟着改口喊起了“马嬢嬢”。

    已经去世的老人陈易也是倍受何玉珍照顾的老人。因为她的仔细照料,老人和家属很受感动。老人走后,其家属还专门带着红包来养老中心感谢她。“这是我应该做的。”何玉珍婉言谢绝了家属的好意。

    包括何玉珍在内,养老中心共有5名护工。而她们给予老人的陪伴只是养老中心的一个缩影。王江波介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养老中心的志愿者,加上心理协会的志愿者,还有来自社会的各企事业单位的志愿者,养老中心几乎每个月都有志愿者活动。

    王江波表示,志愿者很多,举行的活动也多。但为了合理安排大家的时间,让老人能够经常性地得到志愿者的陪伴,养老中心就会对志愿者活动进行调节安排,以免有时断档,有时打挤。

    养老

    龙滩子社区服务中心是一栋五层楼的建筑,周围植被茂盛。中草药植物园、回廊、雕塑……这里安静而祥和。一楼二楼是看病住院的医疗区。三楼四楼则是龙福老年养护中心。五楼为办公区。

    “龙福老年养护中心成立于2014年。”王江波介绍,社区服务中心此前设有老年科,为了拓展工作,更好地为老人服务,中心对辖区老年人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和摸底。结果发现,辖区人口老龄化严重,老年人基数大,加之原川汽厂搬迁,年轻人纷纷外移,形成了许多空巢老人。此外,失能老人、失智老人也比较多,他们因为疾病、意外等,生命的终末期缺乏应有的照料和关怀。

    基于此,该社区服务中心决定将老年科独立出来,成立了专业的老年养护中心。如今,这里除了病重老人,还有30余名养老老人。

    原川汽厂离休干部,92岁的汤因和60岁的女儿张仪同住在三楼的一间屋子。电视、衣柜、两张床,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堆放在角落。过去3年多,母女俩一直住在这里养老。

    汤因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听力严重下降。丈夫去世多年,另一个孩子也因病去世,一直单身的张仪便留在母亲身边。3年前,老年养护中心一成立,母女俩成了入住这里的第一批客人。

    “母亲有病,需要输液吃药,护士、护工就把她送到二楼。病情好转了,又回到三楼。”张仪说,自己年纪也渐渐大了,一个人照顾母亲,愈发吃力。她和母亲一起住进来,既陪伴了母亲,自己的养老问题也解决了。

    在三楼养老的老人中,张仪年纪较轻,思想也比较活跃,她在照顾母亲的同时,也经常协助护士、护工,帮助其他老人,甚至还带头组织老人们开展唱歌跳舞等文艺活动。

    三楼住的绝大部分是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上午10点半,老人们聚在客厅看着电视,闲话家常。隔壁的健身房里,有两三个老人在锻炼身体,阳光照在他们微红的脸上,格外好看。穿过用心妆点的走廊,墙上张贴着一个个有关礼仪、孝道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

    走廊尽头,还安装了一套大型的健身设备,63岁的谭兴旺正练得起劲。

    谭兴旺是双路居民,父母去世多年,他一直未婚。加之又有身体残疾,生活十分艰难。作为政府帮扶救助的对象,谭兴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三年。

    “楼下有医生,一生病他们就来给我看病。”说起这里的生活,谭兴旺高兴得合不拢嘴。他说,护士、护工对他很好,伙食团的营养餐也搭配得当,住了三年,病好多了,人也胖了。

    “我们这里不仅有母女档养老,政府救助对象养老,还有每天专门来吃饭的老人。”王江波透露,这一部分老人独居在家,吃得很简单,许多有贫血等问题。他们来养老中心吃饭后,营养搭配合理,身体有了明显好转。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周密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