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为什么会跟着别人打哈欠

来源:科技日报2017-11-18

    挤上清晨6点半的地铁,揉揉昨晚赶稿熬红的眼睛,记者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几秒钟之后,站在对面的一个人也开始把嘴巴张开然后闭上。然后,这个人附近的人开始打哈欠,就这样,哈欠像病毒一样,在整个车厢中此起彼伏。

    这就是生活中哈欠的传染现象——看到别人打哈欠,明明自己并不困,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起来。但是究竟为什么打哈欠会传染呢?近日,英国科学家提出,打哈欠的信号会自动触发大脑运动皮质的原始反射,导致无意识地自动模仿,形成传染。除了这种理论之外,科学家还对哈欠的传染现象给出了各种解释,包括移情理论、原始沟通交流形式、从众心理等,但至今也还没有统一答案。

    大脑原始反射被触发?

    最近,英国诺丁汉大学研究人员在新一期美国《当代生物学》杂志上报告说,他们招募了36名成年志愿者,让这些人观看打哈欠的视频,要求一部分人控制住不打哈欠,而对照组可以随意打哈欠。实验期间,研究人员持续记录志愿者打哈欠的次数,并用经颅磁刺激技术测量大脑运动皮质的兴奋程度。结果显示,人们被哈欠传染的倾向各不相同,大脑运动皮质的兴奋程度与打哈欠的迫切程度密切相关,通过人为刺激增强运动皮质兴奋程度,可以增强打哈欠的冲动。

    研究人员发布的新闻公报说,打哈欠的信号会自动触发大脑运动皮质的原始反射,被哈欠传染属于一种“模仿现象”,即不由自主地模仿他人的行为或语言、机械重复特定动作或语言。这种模仿特性也是原始人融入集体的一种表达方式,通过模仿同样的动作来表达共同属性,就可以避免树敌。这种模仿行为不仅仅局限于人类,狗狗和猩猩同样也有这样的倾向。

    移情作用的连锁反应?

    打哈欠不是人类的专利,猫、狗、鸟等动物都会打哈欠,但是打哈欠相互传染却只有在人类和大猩猩这样的高级灵长类动物之间才会发生。神经生物学家们发现,只有大脑皮层发达的脊椎动物,才有能力辨识哈欠,并且彼此传染,这是“大脑高级意识和智力”负责的事情,是很复杂的社会行为,因为他们能够了解同伴的想法,会为同类的痛苦而痛苦,快乐而快乐,因此会在“移情作用”的影响下把同伴打哈欠的行为反映到自己身上,从而产生“连锁反应”,跟着同伴重复同样的动作。

    2007年,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一项研究观察了24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和25个正常的孩子观看打哈欠视频后的反应,结果显示25个正常的孩子在看完视频后更容易打哈欠,而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却在看视频前后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打哈欠传染与移情能力的关系,就好像是看见别人摔了一跤,你也会叫一声“哎哟”表示感同身受。所以,在沟通与社交上能力不足的人,很可能不太受到哈欠的传染,而这些人也往往不善于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

    “情绪感染”的无意识模仿?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打哈欠传染并不是移情,而是一种“情绪感染”。绍兴文理学院心理系副教授陈巍,以观看影片《侏罗纪公园》为例阐述了情绪感染的特点:当主角受伤后被一条巨大的霸王龙追赶时,霸王龙一遍遍地试图咬住主角的腿。整个场景显得十分紧张刺激,而观众的反应可能更紧张,当这头巨兽快要咬到主角的腿时,观众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腿往回缩。这表明观众似乎感觉威胁是针对他们的双腿,因此使他们相应地“开始产生行为”。这种直接复制他人的特定行为,但忽略行为的目标或意图的行为也被称之为无意识模仿。

    陈巍介绍,情绪感染是对于他人情绪状态或需要的直觉反应,并不包含对情境和他人心理状态的认知理解。即在当个体知觉到客观事物的状态时,一种特殊的自然反应便产生了。相比之下,移情则是一种人类和其它众多哺乳动物所共有的高级能力,它让我们能设身处地地站在别人的角度,理解和欣赏别人的感情,一般包括情绪共情与认知共情两种类型。“打哈欠作为一种对他人状态的直觉反应,让人们体会到了其他人的感受,如压力、焦虑、无聊等。所以,确切来讲,打哈欠传染行为应该被视为情绪感染而不是移情。”陈巍强调。

    打哈欠传染还有哪些猜想?

    在我们大脑皮层的特定区域,埋伏着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镜像神经元”。这些神经元会在个体执行动作与观察他人执行相似动作时被激活。促使我们像照镜子一样,模仿刚才那个动作。所以也有人提出,打哈欠传染的直接原因,可能是个体间的行为刺激激活了镜像神经元系统。

    此外,还有人指出,打哈欠传染是心理学中的马纳姆效应,是人们的一种从众心理在作祟。其实人类一直都在寻找自己,但却常常迷失在自我当中,很容易受到周围信息的暗示,并把他人的言行作为自己行动的参照,从众心理便是典型的证明。譬如,与人交谈时,对方习惯性跷二郎腿,你平时不这么做,但看到别人这么做,也无意识地翘起二郎腿。打哈欠传染可能也是如此。

    延伸阅读

    其实不光打哈欠会传染是个谜,就连打哈欠的原因,科学家也莫衷一是、众说纷纭。

    进化说

    蜷伏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的蛇,常常打完哈欠再行动;河马会先打个哈欠,之后再从水里走出来......进化理论认为,人打哈欠是我们的原始祖先传下来的,而露出牙齿是为了向别人发出警告。然而,有专家认为,人类的发展已经进入文明社会,用打哈欠的方式向别人发出警告已经过时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人类打哈欠的行为,最有可能是一种已经丧失存在意义的演化遗迹了。但是我们发现打哈欠的时候通常是人感觉疲惫的时候,这种理论显然缺乏进一步的证据支持。

    大脑缺氧说

    关于人为什么打哈欠最常见的解释是,打哈欠能缓解大脑缺氧。这种解释认为,当人疲劳、睡眠不足时大脑会缺血缺氧,这时候打哈欠能使肺部扩张,增加心脏交换血液,以及血液中的含氧量,缓解缺氧现象。

    然而,随着研究增多,原本科学家以为当肺脏周边组织侦测到肺里的氧浓度变低时,人就会打哈欠以吸入更多的空气。但现在他们发现,肺脏不一定会侦测到氧气的不足。而且,子宫内胎儿的肺脏虽还不能换气,但胎儿已经会打哈欠了。

    大脑降温说

    美国科学家研究认为,打哈欠是为了给大脑降温,进而保持大脑的健康和清醒。该理论由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德鲁·盖洛普提出,陈巍说,这种解释使得导致打哈欠的很多看似矛盾的事件变得合理。

    安德鲁在研究中邀请了两组人观看打哈欠的录像,一组人的前额放冰袋,另一组人的前额放热敷袋,结果发现两组人打哈欠的频率明显不同,头顶热敷袋的人一段时间内平均每人打了41个哈欠,而头顶冰袋的人同样时间内平均每人只打了9个哈欠。他指出,在打哈欠的时候,大量空气通过上腭和鼻腔,这里的黏膜有数不清的、极为密集的血管,直接与大脑前庭连接。下颌做极限拉伸的时候,进入大脑的血液量增加,伴随着吸入大量空气,此时上颌窦扩张和收缩,其作用就好像风箱一样,不断将空气输送到脑部血管,从而降低血液的温度。下颌运动时,鼻窦壁也会随之伸缩,令鼻窦中空气流通。整个过程为流进大脑中的血液降温。

    对小鼠的实验也印证了这一说法,安德鲁等人发现,小鼠马上要打哈欠的那一刻,脑部温度达到峰值,打完哈欠以后脑部温度就开始下降,最后快速降到打哈欠之前一段时间的温度。这种说法也能解释为什么在临睡前或者刚刚晨起的时候,人们最容易打哈欠,因为人们的体温在睡前和刚刚醒来时会自然地上升。

 

>
相关新闻
精品栏目

在重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指尖上的精雕生活

智博会上“触碰”未来

景美人少的原生态避暑地

热门推荐

亚运会女排小组赛

贫困县里的音乐盛宴

街头诈骗现形记

体操房里的夏天

陈坤:行走的力量

吴奇隆变身"男月嫂"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图库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你为什么会跟着别人打哈欠

2017-11-18 06:05:47 来源: 0 条评论

    挤上清晨6点半的地铁,揉揉昨晚赶稿熬红的眼睛,记者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几秒钟之后,站在对面的一个人也开始把嘴巴张开然后闭上。然后,这个人附近的人开始打哈欠,就这样,哈欠像病毒一样,在整个车厢中此起彼伏。

    这就是生活中哈欠的传染现象——看到别人打哈欠,明明自己并不困,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起来。但是究竟为什么打哈欠会传染呢?近日,英国科学家提出,打哈欠的信号会自动触发大脑运动皮质的原始反射,导致无意识地自动模仿,形成传染。除了这种理论之外,科学家还对哈欠的传染现象给出了各种解释,包括移情理论、原始沟通交流形式、从众心理等,但至今也还没有统一答案。

    大脑原始反射被触发?

    最近,英国诺丁汉大学研究人员在新一期美国《当代生物学》杂志上报告说,他们招募了36名成年志愿者,让这些人观看打哈欠的视频,要求一部分人控制住不打哈欠,而对照组可以随意打哈欠。实验期间,研究人员持续记录志愿者打哈欠的次数,并用经颅磁刺激技术测量大脑运动皮质的兴奋程度。结果显示,人们被哈欠传染的倾向各不相同,大脑运动皮质的兴奋程度与打哈欠的迫切程度密切相关,通过人为刺激增强运动皮质兴奋程度,可以增强打哈欠的冲动。

    研究人员发布的新闻公报说,打哈欠的信号会自动触发大脑运动皮质的原始反射,被哈欠传染属于一种“模仿现象”,即不由自主地模仿他人的行为或语言、机械重复特定动作或语言。这种模仿特性也是原始人融入集体的一种表达方式,通过模仿同样的动作来表达共同属性,就可以避免树敌。这种模仿行为不仅仅局限于人类,狗狗和猩猩同样也有这样的倾向。

    移情作用的连锁反应?

    打哈欠不是人类的专利,猫、狗、鸟等动物都会打哈欠,但是打哈欠相互传染却只有在人类和大猩猩这样的高级灵长类动物之间才会发生。神经生物学家们发现,只有大脑皮层发达的脊椎动物,才有能力辨识哈欠,并且彼此传染,这是“大脑高级意识和智力”负责的事情,是很复杂的社会行为,因为他们能够了解同伴的想法,会为同类的痛苦而痛苦,快乐而快乐,因此会在“移情作用”的影响下把同伴打哈欠的行为反映到自己身上,从而产生“连锁反应”,跟着同伴重复同样的动作。

    2007年,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一项研究观察了24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和25个正常的孩子观看打哈欠视频后的反应,结果显示25个正常的孩子在看完视频后更容易打哈欠,而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却在看视频前后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打哈欠传染与移情能力的关系,就好像是看见别人摔了一跤,你也会叫一声“哎哟”表示感同身受。所以,在沟通与社交上能力不足的人,很可能不太受到哈欠的传染,而这些人也往往不善于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

    “情绪感染”的无意识模仿?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打哈欠传染并不是移情,而是一种“情绪感染”。绍兴文理学院心理系副教授陈巍,以观看影片《侏罗纪公园》为例阐述了情绪感染的特点:当主角受伤后被一条巨大的霸王龙追赶时,霸王龙一遍遍地试图咬住主角的腿。整个场景显得十分紧张刺激,而观众的反应可能更紧张,当这头巨兽快要咬到主角的腿时,观众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腿往回缩。这表明观众似乎感觉威胁是针对他们的双腿,因此使他们相应地“开始产生行为”。这种直接复制他人的特定行为,但忽略行为的目标或意图的行为也被称之为无意识模仿。

    陈巍介绍,情绪感染是对于他人情绪状态或需要的直觉反应,并不包含对情境和他人心理状态的认知理解。即在当个体知觉到客观事物的状态时,一种特殊的自然反应便产生了。相比之下,移情则是一种人类和其它众多哺乳动物所共有的高级能力,它让我们能设身处地地站在别人的角度,理解和欣赏别人的感情,一般包括情绪共情与认知共情两种类型。“打哈欠作为一种对他人状态的直觉反应,让人们体会到了其他人的感受,如压力、焦虑、无聊等。所以,确切来讲,打哈欠传染行为应该被视为情绪感染而不是移情。”陈巍强调。

    打哈欠传染还有哪些猜想?

    在我们大脑皮层的特定区域,埋伏着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镜像神经元”。这些神经元会在个体执行动作与观察他人执行相似动作时被激活。促使我们像照镜子一样,模仿刚才那个动作。所以也有人提出,打哈欠传染的直接原因,可能是个体间的行为刺激激活了镜像神经元系统。

    此外,还有人指出,打哈欠传染是心理学中的马纳姆效应,是人们的一种从众心理在作祟。其实人类一直都在寻找自己,但却常常迷失在自我当中,很容易受到周围信息的暗示,并把他人的言行作为自己行动的参照,从众心理便是典型的证明。譬如,与人交谈时,对方习惯性跷二郎腿,你平时不这么做,但看到别人这么做,也无意识地翘起二郎腿。打哈欠传染可能也是如此。

    延伸阅读

    其实不光打哈欠会传染是个谜,就连打哈欠的原因,科学家也莫衷一是、众说纷纭。

    进化说

    蜷伏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的蛇,常常打完哈欠再行动;河马会先打个哈欠,之后再从水里走出来......进化理论认为,人打哈欠是我们的原始祖先传下来的,而露出牙齿是为了向别人发出警告。然而,有专家认为,人类的发展已经进入文明社会,用打哈欠的方式向别人发出警告已经过时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人类打哈欠的行为,最有可能是一种已经丧失存在意义的演化遗迹了。但是我们发现打哈欠的时候通常是人感觉疲惫的时候,这种理论显然缺乏进一步的证据支持。

    大脑缺氧说

    关于人为什么打哈欠最常见的解释是,打哈欠能缓解大脑缺氧。这种解释认为,当人疲劳、睡眠不足时大脑会缺血缺氧,这时候打哈欠能使肺部扩张,增加心脏交换血液,以及血液中的含氧量,缓解缺氧现象。

    然而,随着研究增多,原本科学家以为当肺脏周边组织侦测到肺里的氧浓度变低时,人就会打哈欠以吸入更多的空气。但现在他们发现,肺脏不一定会侦测到氧气的不足。而且,子宫内胎儿的肺脏虽还不能换气,但胎儿已经会打哈欠了。

    大脑降温说

    美国科学家研究认为,打哈欠是为了给大脑降温,进而保持大脑的健康和清醒。该理论由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德鲁·盖洛普提出,陈巍说,这种解释使得导致打哈欠的很多看似矛盾的事件变得合理。

    安德鲁在研究中邀请了两组人观看打哈欠的录像,一组人的前额放冰袋,另一组人的前额放热敷袋,结果发现两组人打哈欠的频率明显不同,头顶热敷袋的人一段时间内平均每人打了41个哈欠,而头顶冰袋的人同样时间内平均每人只打了9个哈欠。他指出,在打哈欠的时候,大量空气通过上腭和鼻腔,这里的黏膜有数不清的、极为密集的血管,直接与大脑前庭连接。下颌做极限拉伸的时候,进入大脑的血液量增加,伴随着吸入大量空气,此时上颌窦扩张和收缩,其作用就好像风箱一样,不断将空气输送到脑部血管,从而降低血液的温度。下颌运动时,鼻窦壁也会随之伸缩,令鼻窦中空气流通。整个过程为流进大脑中的血液降温。

    对小鼠的实验也印证了这一说法,安德鲁等人发现,小鼠马上要打哈欠的那一刻,脑部温度达到峰值,打完哈欠以后脑部温度就开始下降,最后快速降到打哈欠之前一段时间的温度。这种说法也能解释为什么在临睡前或者刚刚晨起的时候,人们最容易打哈欠,因为人们的体温在睡前和刚刚醒来时会自然地上升。

 

看天下
[责任编辑: 杨凌梅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