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瘾治疗 治的是心病
<

成瘾治疗 治的是心病

来源:北京晚报2018-12-17

喝酒上瘾、玩游戏上瘾、网络成瘾,这些不健康的生活状态,在今年有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认证——它们都属于物质依赖或行为障碍类的疾病。

近日,回龙观医院建立了成瘾医学中心,在继续推进原有酒依赖治疗的同时,未来也会收治一批网络成瘾的患者。专家表示,在治疗成瘾症状时,如何能解决成瘾表象背后的心理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现场治疗 打开话匣 病友谈人生与酒

周一下午,回龙观医院酒依赖病房,新一期互助治疗小组的活动正在这里进行。六名此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聚在了一起,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就是沉迷于酒精之中难以自拔,最终选择来医院就诊。今天互助小组的主题,是让他们打开心扉,谈谈自己与酒的爱恨纠葛。

起初,病友们都显得很腼腆,没有人愿意说话。一旁的心理治疗师刘艳见此情景,号召大家“滚一个雪球”,一个人做完自我介绍后,下一个人要先复述前人的信息,然后再介绍自己。这种滚雪球的游戏不但能促进互相了解,也让大家对各自存在的记忆损伤有了一定的认识。虽然其中几位病友的复述有些吃力,但在刘艳的鼓励下,大家还是成功完成了任务,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经历了开场的小热身,病友们终于打开了话匣,开始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我本来是想以酒为药改善睡眠,没想到喝上瘾了。”“我是毕业之后总和同学聚会喝酒,结果慢慢就变成自己在家喝了,有时一天能喝20瓶啤酒。”“我平常老是焦虑,有朋友跟我说喝点酒就好了,结果就戒不掉了……”每一位病友讲述时,刘艳都在一旁鼓励他更加主动地表达情感和愿望。每当讲述的过程中有闪光点,刘艳也会积极地做出反馈和肯定。

大家交流的过程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黄先生明显信心不足,即使开了口也是磕磕绊绊,遮遮掩掩。看到黄先生情绪比较低落,刘艳明白他的性格和经历可能要比其他病友更加复杂,于是用缓和的语气让他不要着急,慢慢来:“既然你选择了来医院看病,已经证明你很有勇气了。”

在刘艳和其他病友的鼓励下,黄先生终于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他本来是一个在饭店做冷菜的厨师,生活中跟老婆的关系不好导致离婚,自己受不了打击借酒消愁,最终才导致成瘾。想喝酒的劲上来的时候,即使在工作过程中,他也能抄起一瓶料酒喝个不停,这种习惯和状态也让他最终丢掉了工作。说着说着,黄先生表现出了深深的悔恨,表示自己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年龄还小的孩子。

见此情景,刘艳在安慰黄先生的同时,也在言语上“趁热打铁”:“你有这种愧疚其实是很自然的。你这样一个年龄,本来应该承担家庭里的功能和角色,但事实却是让父母和孩子担心。听你这么说,你一定是想为家庭、孩子及父母做一些事,对吗?”听到刘艳的话,黄先生眼眶泛红,不住地点着头,表达了自己一定要把酒戒掉的决心,给家人一个交代。

治疗难点 物瘾好戒除 心瘾难消退

虽然成瘾医学中心才刚刚挂牌,但早在2007年,回龙观医院就开设了酒依赖病房,这种治疗成瘾问题的病房也逐渐成为了医院的特色,收治患者达全部患者数的三分之二。中心副主任杨可冰表示,收治成瘾患者的十多年来,医院也在不断改善自己的治疗办法。

“最早收治的时候,国内对于酒依赖的治疗普遍存在一个误区,说酒不能一下子戒,得一点一点戒,有的小医院病房里甚至都备着一瓶二锅头,让病人少少喝慢慢停。”杨可冰表示,根据国外循证医学的先进理论,这种戒酒的办法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要一次性戒断,并用药物替代。我们这边用的也是这样的方法,把病人喝酒的量换算成镇静催眠剂的剂量,在尽量不损害病人神经系统的前提下控制戒断反应。”

这种治疗方法起到了效果,病人的戒断反应很快得到了控制,随后就能出院。但杨可冰发现,病人在出院后又会面临新的问题:复饮的人太多。身体对酒的依赖可以用药物替代,但复饮的最大原因还是“心瘾”难除。

考虑到这个情况,医院在药物脱瘾治疗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心理治疗,互助小组的治疗办法也是那时开始的:“互助小组能让病人更加正视成瘾问题,只有摆正心态,自己的病才能更快治愈。”

互助小组的活动一般是五六次一个循环,心理治疗师会从应激事件、应对方式、渴求程度、情绪状态、自我效能等多个角度来帮助病人分析问题,有好的经验也会让大家互相借鉴。刘艳表示,每个病人的情况不同,治疗师要灵活安排合理的治疗方案:“相同的地方是,我们要给每个人做出一份细致的时间规划表,让他能更快回归正常生活,出院后还要对病人进行随访。”

在减少复饮方面,治疗的办法也越来越先进。在病区的一个角落,记者看到了一间特别的屋子,里面被布置成酒吧的模样,橱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酒:“这是我们的一个线索暴露室,病人身处这种环境,看到酒瓶,就会勾起他一种喝酒的欲望。我们紧接着会对他做放松性的治疗,让他把欲望消退。反复几次之后,病人就会自然形成一种反应,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就能更好地自控了。”

未来重点 网络成瘾 治的是家庭关系

成瘾医学中心除了收治酒依赖等物质依赖病人外,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引入一个新的治疗内容——网络和游戏成瘾。2018年6月,网络和游戏成瘾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正式纳入了国际疾病分类与诊断系统当中。

杨可冰表示,在当今信息化时代,许多App和游戏抓取的对象就是青少年,再加上青少年在性格方面还未发育完全,出现成瘾问题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具体到游戏成瘾标准来说,主要有以下五条。玩游戏的时候没有自控力,明明已经累了还要玩;看见别人玩自己就想玩;玩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频繁;玩游戏已经影响了个人的生活和学习;停玩的时候会产生情绪激动、抑郁焦虑,甚至攻击家人的情况。一般来说,五条里如果有三条符合,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年以上,就应该考虑到医院做一个评估了。”

相比起酒精引起的物质依赖,刘艳认为,网络和游戏引起的成瘾在治疗上需要更加关注其表象背后的心理问题。“一般有成瘾问题的孩子,他和家长是缺乏沟通的,亲子关系是不健康的。因为青少年的逆反心理,有时孩子甚至是用沉溺游戏和网络的方式来损毁自己,以此向父母宣战。”

刘艳表示,网络和游戏成瘾绝不只是治疗患者本人这么简单,对家长的教育,让他们更好地与孩子相处也是治疗中很重要的一环。未来,中心的病房将会采取开放式管理,还会要求家长陪住,以便开展“家长课堂”。

在杨可冰看来,虽然中心已经建立,但因为网络和游戏成瘾才刚刚纳入疾病系统,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太多循证医学的案例,具体的治疗还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摸索。杨可冰表示,近几年社会对于网络成瘾治疗的风评并不太好,中心也希望能用更加遵从伦理道德的方式,帮助孩子摆脱成瘾问题:“我们会借鉴一些酒依赖治疗用过的办法,比如团体治疗、家庭治疗。”

“在收治病人这一环上,我们会有一个全面的考量和评估,不能说家长给孩子送来了我们就收。”杨可冰表示,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戒网瘾中心,只是因为孩子不顺自己的意,找了个借口把问题推到网络和游戏上,“如果在收治时确实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们会着重开导家长,让他们担负起家庭教育的责任,不能说自己管不了孩子就扔给医院。”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聊聊这一年这些事

莫问归期

看,机器人在造车

躲在闹市之中歇口气

热门推荐

诺奖之路 唱给你听

爱心毛衣温暖贫困孩子

铜梁打造滨河风光带

最后的井口老街

芭蕾舞演出走进重师

最强大脑第二季百强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成瘾治疗 治的是心病

2018-12-17 06:05:00 来源: 0 条评论

喝酒上瘾、玩游戏上瘾、网络成瘾,这些不健康的生活状态,在今年有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认证——它们都属于物质依赖或行为障碍类的疾病。

近日,回龙观医院建立了成瘾医学中心,在继续推进原有酒依赖治疗的同时,未来也会收治一批网络成瘾的患者。专家表示,在治疗成瘾症状时,如何能解决成瘾表象背后的心理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一环。

现场治疗 打开话匣 病友谈人生与酒

周一下午,回龙观医院酒依赖病房,新一期互助治疗小组的活动正在这里进行。六名此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聚在了一起,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就是沉迷于酒精之中难以自拔,最终选择来医院就诊。今天互助小组的主题,是让他们打开心扉,谈谈自己与酒的爱恨纠葛。

起初,病友们都显得很腼腆,没有人愿意说话。一旁的心理治疗师刘艳见此情景,号召大家“滚一个雪球”,一个人做完自我介绍后,下一个人要先复述前人的信息,然后再介绍自己。这种滚雪球的游戏不但能促进互相了解,也让大家对各自存在的记忆损伤有了一定的认识。虽然其中几位病友的复述有些吃力,但在刘艳的鼓励下,大家还是成功完成了任务,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经历了开场的小热身,病友们终于打开了话匣,开始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我本来是想以酒为药改善睡眠,没想到喝上瘾了。”“我是毕业之后总和同学聚会喝酒,结果慢慢就变成自己在家喝了,有时一天能喝20瓶啤酒。”“我平常老是焦虑,有朋友跟我说喝点酒就好了,结果就戒不掉了……”每一位病友讲述时,刘艳都在一旁鼓励他更加主动地表达情感和愿望。每当讲述的过程中有闪光点,刘艳也会积极地做出反馈和肯定。

大家交流的过程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黄先生明显信心不足,即使开了口也是磕磕绊绊,遮遮掩掩。看到黄先生情绪比较低落,刘艳明白他的性格和经历可能要比其他病友更加复杂,于是用缓和的语气让他不要着急,慢慢来:“既然你选择了来医院看病,已经证明你很有勇气了。”

在刘艳和其他病友的鼓励下,黄先生终于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他本来是一个在饭店做冷菜的厨师,生活中跟老婆的关系不好导致离婚,自己受不了打击借酒消愁,最终才导致成瘾。想喝酒的劲上来的时候,即使在工作过程中,他也能抄起一瓶料酒喝个不停,这种习惯和状态也让他最终丢掉了工作。说着说着,黄先生表现出了深深的悔恨,表示自己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年龄还小的孩子。

见此情景,刘艳在安慰黄先生的同时,也在言语上“趁热打铁”:“你有这种愧疚其实是很自然的。你这样一个年龄,本来应该承担家庭里的功能和角色,但事实却是让父母和孩子担心。听你这么说,你一定是想为家庭、孩子及父母做一些事,对吗?”听到刘艳的话,黄先生眼眶泛红,不住地点着头,表达了自己一定要把酒戒掉的决心,给家人一个交代。

治疗难点 物瘾好戒除 心瘾难消退

虽然成瘾医学中心才刚刚挂牌,但早在2007年,回龙观医院就开设了酒依赖病房,这种治疗成瘾问题的病房也逐渐成为了医院的特色,收治患者达全部患者数的三分之二。中心副主任杨可冰表示,收治成瘾患者的十多年来,医院也在不断改善自己的治疗办法。

“最早收治的时候,国内对于酒依赖的治疗普遍存在一个误区,说酒不能一下子戒,得一点一点戒,有的小医院病房里甚至都备着一瓶二锅头,让病人少少喝慢慢停。”杨可冰表示,根据国外循证医学的先进理论,这种戒酒的办法是完全错误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要一次性戒断,并用药物替代。我们这边用的也是这样的方法,把病人喝酒的量换算成镇静催眠剂的剂量,在尽量不损害病人神经系统的前提下控制戒断反应。”

这种治疗方法起到了效果,病人的戒断反应很快得到了控制,随后就能出院。但杨可冰发现,病人在出院后又会面临新的问题:复饮的人太多。身体对酒的依赖可以用药物替代,但复饮的最大原因还是“心瘾”难除。

考虑到这个情况,医院在药物脱瘾治疗的基础上又加入了心理治疗,互助小组的治疗办法也是那时开始的:“互助小组能让病人更加正视成瘾问题,只有摆正心态,自己的病才能更快治愈。”

互助小组的活动一般是五六次一个循环,心理治疗师会从应激事件、应对方式、渴求程度、情绪状态、自我效能等多个角度来帮助病人分析问题,有好的经验也会让大家互相借鉴。刘艳表示,每个病人的情况不同,治疗师要灵活安排合理的治疗方案:“相同的地方是,我们要给每个人做出一份细致的时间规划表,让他能更快回归正常生活,出院后还要对病人进行随访。”

在减少复饮方面,治疗的办法也越来越先进。在病区的一个角落,记者看到了一间特别的屋子,里面被布置成酒吧的模样,橱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酒:“这是我们的一个线索暴露室,病人身处这种环境,看到酒瓶,就会勾起他一种喝酒的欲望。我们紧接着会对他做放松性的治疗,让他把欲望消退。反复几次之后,病人就会自然形成一种反应,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就能更好地自控了。”

未来重点 网络成瘾 治的是家庭关系

成瘾医学中心除了收治酒依赖等物质依赖病人外,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引入一个新的治疗内容——网络和游戏成瘾。2018年6月,网络和游戏成瘾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正式纳入了国际疾病分类与诊断系统当中。

杨可冰表示,在当今信息化时代,许多App和游戏抓取的对象就是青少年,再加上青少年在性格方面还未发育完全,出现成瘾问题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具体到游戏成瘾标准来说,主要有以下五条。玩游戏的时候没有自控力,明明已经累了还要玩;看见别人玩自己就想玩;玩的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频繁;玩游戏已经影响了个人的生活和学习;停玩的时候会产生情绪激动、抑郁焦虑,甚至攻击家人的情况。一般来说,五条里如果有三条符合,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年以上,就应该考虑到医院做一个评估了。”

相比起酒精引起的物质依赖,刘艳认为,网络和游戏引起的成瘾在治疗上需要更加关注其表象背后的心理问题。“一般有成瘾问题的孩子,他和家长是缺乏沟通的,亲子关系是不健康的。因为青少年的逆反心理,有时孩子甚至是用沉溺游戏和网络的方式来损毁自己,以此向父母宣战。”

刘艳表示,网络和游戏成瘾绝不只是治疗患者本人这么简单,对家长的教育,让他们更好地与孩子相处也是治疗中很重要的一环。未来,中心的病房将会采取开放式管理,还会要求家长陪住,以便开展“家长课堂”。

在杨可冰看来,虽然中心已经建立,但因为网络和游戏成瘾才刚刚纳入疾病系统,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太多循证医学的案例,具体的治疗还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摸索。杨可冰表示,近几年社会对于网络成瘾治疗的风评并不太好,中心也希望能用更加遵从伦理道德的方式,帮助孩子摆脱成瘾问题:“我们会借鉴一些酒依赖治疗用过的办法,比如团体治疗、家庭治疗。”

“在收治病人这一环上,我们会有一个全面的考量和评估,不能说家长给孩子送来了我们就收。”杨可冰表示,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戒网瘾中心,只是因为孩子不顺自己的意,找了个借口把问题推到网络和游戏上,“如果在收治时确实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们会着重开导家长,让他们担负起家庭教育的责任,不能说自己管不了孩子就扔给医院。”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周玲玲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