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的"人间世":脑外科医生日记记录5岁脑瘤病人
<

我们身边的"人间世":脑外科医生日记记录5岁脑瘤病人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19-01-23

编前语:《人间》第二季上新了,继续讲述医院、疾病、孩子、父母这些寻常的人与事,直白的记录让屏幕外的人都哭成泪海。人世间最大大不过生死,与生死相系的医院就成了最大的“舞台”。这一次,医生成为记录者,发生场景就在我们常去的医院,今天华龙健康要给大家推荐的“我们身边的人世间”就是由重医附一院脑外科医生杨刚亲笔记录下的一段寻常经历。

我和我的小病人

2019年1月10日,进入腊月,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厚的年味……

临近中午,像往常一样,我习惯在离开病房前去看看几位病情稍重的病人,在走道里,碰到一对年轻夫妇和她们的小孩。

年轻夫妇30岁左右,因为走得急,男的说话急切,有点喘,拦住我说“请问,您是杨教授?”

“是呀。”瞥了一眼他旁边的女人,个子稍矮,静静的,没什么表情,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忧伤。女人右手护着一小孩,三四岁模样,抱着妈妈的大腿,看不清模样。

男的继续说:“我们找您救我家孩子”,急切的眼光里带着希望,旁边的妻子眼眶使劲忍着泪水。

这种场面我并不陌生,虽然突然,但我非常理智。

“把片子给我看看。”对着走廊天花板的日光灯,一看片子,我心一沉:鞍上巨大颅咽管瘤,肿瘤已经充满三脑室,合并中度脑积水!

孩子脑部检查的片子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去儿童医院医院吧,我们是成人医院。”说完我侧身准备离开。

“我们就是从那边介绍过来的。”男的急着留住我,旁边的女人眼神有些失望,没有说话,搂小孩更紧了些。

“那你们去北京或者上海吧”,我急于想摆脱他们,向前迈开了步子。

“求求您救救这孩子吧,我们哪也不去。”说话的是孩子妈妈,声音很轻,语气里透着无助和绝望。

我停下来脚步,迟疑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

“住院吧!”

仔细了解了孩子的情况:5岁,因为在幼儿园不长个,加上最近喊头痛,恶心呕吐,检查发现在脑袋正中心长了一个巨大肿瘤。

孩子是个男孩,虽然5岁,不足1米,体重15公斤。是个典型的鞍上巨大的颅咽管瘤,因为发现肿瘤太迟了,孩子已经出现脑积水、高颅压,脑疝随时可能发生导致死亡。

入院常规的检查和术前准备高效的进行,这期间小孩因为高颅压,吃不下饭,每天靠甘露醇暂时缓解颅内压力。

巨大的难题摆在了面前:5cm大小的肿瘤,肿瘤位置在脑子最深的地方,周围是神经、视交叉、颈内动脉、大脑前动脉、下丘脑、垂体柄等重要结构,什么体位?什么手术入路?术中术后处理?一大堆问题扑面而来……

没有那么多的“要是”了,手术计划已经制定,手术已迫在眉睫。科室孙晓川和霍钢主任对手术做了重要指示。

手术当天:

麻醉科梁霖医生抱着孩子,逗他看手机视频,缓解紧张氛围。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交班后早早就到手术室,房间里没有小孩,原来麻醉科老师抱着小孩在外面哄,小孩虽然小,但显然感知到了今天的气氛,麻醉科梁霖医生抱着孩子,逗他看手机视频,崔红医生轻声宽慰他。小孩很紧张,不敢睁开双眼,小声的哭泣着。

麻醉很顺利,小孩安静的“睡”了。麻利的穿刺颈静脉置管。

问题来了,小孩这么小,三钉头架怎么安?

三钉头架是神经外科手术固定头颅的,5岁小孩的头颅小、薄,安头架时用力重了,钉子会钉穿头颅导致颅内出血;用力轻了,头颅固定不牢,术中有颈子被折断的风险。

手术室管巡回的朱建华老师非常有经验,上好三钉头架后,在头架下方放置一个长木板,这样,就为头架又增加了一重“保险”。

麻醉科闵苏主任做了术前最后一次检查后,手术正式开始。

手术按照既定的方案,平时简简单单的开颅,小孩的血色素从10g掉到8g,还好早有准备,迅速纠正。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钻孔开颅,打开头颅后发现脑压因为脑积水非常高。手术选择经额底-纵裂入路,分开双侧大脑半球,从鼻根上方一直解剖、分离到大脑中心,在血管、神经、下丘脑中间切除肿瘤。我和助手王晓澍教授、陈松主治医师长舒一口气。

术后的等待也是最难熬的,小孩会醒过来吗?视力怎么样?水电解质紊乱会到什么程度?等等。

小孩的父母却出奇的淡定和自信,反而在安慰我。“没事儿,我们相信您,会好的!”我心里暗自称奇。

术后复查,一切正常。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术后按时清醒,视力正常,最担心的电解质紊乱也在掌控之中,术后当天出现一过性高热。术后复查CT提示肿瘤切除,一切正常。

生病后的孩子都非常的听话,拔管后说话的第一个要求是“想妈妈”,赶紧录了视频,第一时间向孩子父母报平安。母亲不在监护室门卫,看完视频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住,已是泪流满面。

术后孩子父亲告诉我,其实来医院之前就知道这个疾病的凶险,咨询过很多医院和医生,知道我们医院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孩子恢复得很好,术后3天已经转出重症监护病房。可以时时刻刻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小孩的病情逐渐稳定,一家人又恢复了久违的笑容。

看着一家人的团聚,作为医者,这也许是最大的快乐吧!

(作者系重医附一院神经外科杨刚)

杨刚

北美颅底外科协会(NASBS)会员

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第一届神经内镜专业委员会(学组)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第五届委员会神经内镜专业委员会(学组)委员

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镜医师培训基地(重庆)主任

重庆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委会神经内镜学组组长”


相关新闻
>
精品栏目

小屏论|元宵

"钢铁"队长

你好!我叫来福

躲在闹市之中歇口气

热门推荐

会"呼吸"的海绵城市

孩子们眼中的春节

海棠花开 春意渐浓

见证春运

《熊出没·原始时代》推了四川方言版

沈铁梅在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演出赢得满堂彩

新闻 |  问政 |  资讯 |  百事通

华龙网 www.cqnews.net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2000-2015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匠心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直播 |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我们身边的"人间世":脑外科医生日记记录5岁脑瘤病人

2019-01-23 11:15:00 来源: 0 条评论

编前语:《人间》第二季上新了,继续讲述医院、疾病、孩子、父母这些寻常的人与事,直白的记录让屏幕外的人都哭成泪海。人世间最大大不过生死,与生死相系的医院就成了最大的“舞台”。这一次,医生成为记录者,发生场景就在我们常去的医院,今天华龙健康要给大家推荐的“我们身边的人世间”就是由重医附一院脑外科医生杨刚亲笔记录下的一段寻常经历。

我和我的小病人

2019年1月10日,进入腊月,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厚的年味……

临近中午,像往常一样,我习惯在离开病房前去看看几位病情稍重的病人,在走道里,碰到一对年轻夫妇和她们的小孩。

年轻夫妇30岁左右,因为走得急,男的说话急切,有点喘,拦住我说“请问,您是杨教授?”

“是呀。”瞥了一眼他旁边的女人,个子稍矮,静静的,没什么表情,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忧伤。女人右手护着一小孩,三四岁模样,抱着妈妈的大腿,看不清模样。

男的继续说:“我们找您救我家孩子”,急切的眼光里带着希望,旁边的妻子眼眶使劲忍着泪水。

这种场面我并不陌生,虽然突然,但我非常理智。

“把片子给我看看。”对着走廊天花板的日光灯,一看片子,我心一沉:鞍上巨大颅咽管瘤,肿瘤已经充满三脑室,合并中度脑积水!

孩子脑部检查的片子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去儿童医院医院吧,我们是成人医院。”说完我侧身准备离开。

“我们就是从那边介绍过来的。”男的急着留住我,旁边的女人眼神有些失望,没有说话,搂小孩更紧了些。

“那你们去北京或者上海吧”,我急于想摆脱他们,向前迈开了步子。

“求求您救救这孩子吧,我们哪也不去。”说话的是孩子妈妈,声音很轻,语气里透着无助和绝望。

我停下来脚步,迟疑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

“住院吧!”

仔细了解了孩子的情况:5岁,因为在幼儿园不长个,加上最近喊头痛,恶心呕吐,检查发现在脑袋正中心长了一个巨大肿瘤。

孩子是个男孩,虽然5岁,不足1米,体重15公斤。是个典型的鞍上巨大的颅咽管瘤,因为发现肿瘤太迟了,孩子已经出现脑积水、高颅压,脑疝随时可能发生导致死亡。

入院常规的检查和术前准备高效的进行,这期间小孩因为高颅压,吃不下饭,每天靠甘露醇暂时缓解颅内压力。

巨大的难题摆在了面前:5cm大小的肿瘤,肿瘤位置在脑子最深的地方,周围是神经、视交叉、颈内动脉、大脑前动脉、下丘脑、垂体柄等重要结构,什么体位?什么手术入路?术中术后处理?一大堆问题扑面而来……

没有那么多的“要是”了,手术计划已经制定,手术已迫在眉睫。科室孙晓川和霍钢主任对手术做了重要指示。

手术当天:

麻醉科梁霖医生抱着孩子,逗他看手机视频,缓解紧张氛围。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交班后早早就到手术室,房间里没有小孩,原来麻醉科老师抱着小孩在外面哄,小孩虽然小,但显然感知到了今天的气氛,麻醉科梁霖医生抱着孩子,逗他看手机视频,崔红医生轻声宽慰他。小孩很紧张,不敢睁开双眼,小声的哭泣着。

麻醉很顺利,小孩安静的“睡”了。麻利的穿刺颈静脉置管。

问题来了,小孩这么小,三钉头架怎么安?

三钉头架是神经外科手术固定头颅的,5岁小孩的头颅小、薄,安头架时用力重了,钉子会钉穿头颅导致颅内出血;用力轻了,头颅固定不牢,术中有颈子被折断的风险。

手术室管巡回的朱建华老师非常有经验,上好三钉头架后,在头架下方放置一个长木板,这样,就为头架又增加了一重“保险”。

麻醉科闵苏主任做了术前最后一次检查后,手术正式开始。

手术按照既定的方案,平时简简单单的开颅,小孩的血色素从10g掉到8g,还好早有准备,迅速纠正。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钻孔开颅,打开头颅后发现脑压因为脑积水非常高。手术选择经额底-纵裂入路,分开双侧大脑半球,从鼻根上方一直解剖、分离到大脑中心,在血管、神经、下丘脑中间切除肿瘤。我和助手王晓澍教授、陈松主治医师长舒一口气。

术后的等待也是最难熬的,小孩会醒过来吗?视力怎么样?水电解质紊乱会到什么程度?等等。

小孩的父母却出奇的淡定和自信,反而在安慰我。“没事儿,我们相信您,会好的!”我心里暗自称奇。

术后复查,一切正常。重医附一院供图/华龙网发

术后按时清醒,视力正常,最担心的电解质紊乱也在掌控之中,术后当天出现一过性高热。术后复查CT提示肿瘤切除,一切正常。

生病后的孩子都非常的听话,拔管后说话的第一个要求是“想妈妈”,赶紧录了视频,第一时间向孩子父母报平安。母亲不在监护室门卫,看完视频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住,已是泪流满面。

术后孩子父亲告诉我,其实来医院之前就知道这个疾病的凶险,咨询过很多医院和医生,知道我们医院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孩子恢复得很好,术后3天已经转出重症监护病房。可以时时刻刻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小孩的病情逐渐稳定,一家人又恢复了久违的笑容。

看着一家人的团聚,作为医者,这也许是最大的快乐吧!

(作者系重医附一院神经外科杨刚)

杨刚

北美颅底外科协会(NASBS)会员

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医师分会第一届神经内镜专业委员会(学组)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第五届委员会神经内镜专业委员会(学组)委员

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镜医师培训基地(重庆)主任

重庆市医学会神经外科专委会神经内镜学组组长”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周玲玲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