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原创 视频 | 问政 评论 社区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亲子 生活 直播 | 文艺 教育 | 房产 健康 汽车 旅居 | 取证 宅购 地图 | 麻哥辣妹 3c家居
 
 
 
>>相关报道

呼吸之间

《微关注》第三期:拒绝抽烟 关注慢阻肺患者

记者:李衍 刘宇炜   编辑:陈思易    

 

呼吸,从出生时第一声啼哭开始,在很多人眼里是与生俱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但是,对一群特别的人来说,这个平常的动作却是那么地困难。

他们就是——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

慢阻肺,全称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英文简称“COPD”,主要症状为长时间咳嗽、咳痰以及气短,是慢性支气管炎和肺气肿的总称。它最终会演变成肺心病,甚至累及全身各系统。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目前有6亿人患有慢阻肺,平均每年约有270 万人死于慢阻肺,慢阻肺已成为次于脑血管病、心脏病等,与艾滋病平列的世界第四大致死原因。

每个月只能下一次楼、出行只能依靠轮椅、说话只能断断续续,每年冬季只能在输液、雾化、输液中度过。

这,就是一位75岁慢阻肺老人黄安强最真实的生活。

 

30年“老烟枪”的放弃

走进第三军医大学附属新桥医院呼吸科病房,虽然病床早已住满,但静静的走廊却没有一丝其他科室的嘈杂,似乎这里的人都特别吝惜出声。

75岁的黄安强正在护士的指导下做着雾化治疗。雾化治疗是通过一种特殊仪器,将化痰、止咳、平喘药物分散成微小的雾滴或微粒,使其悬浮于气体中,并进入呼吸道及肺内,达到洁净气道,湿化气道,局部治疗(解痉,消炎,祛痰)及全身治疗的目的。

“吸~呼~吸~呼”黄安强穿着病号服半坐在床上,口里含着雾化管,一手扶着雾化仪,一手扶着床边,有规律地吸着烟雾,缓缓地吐出来。这个动作对于有30年烟龄的他来说,并不陌生。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呼吸着备课、批改作业。唯一不同是,当时呼吸的是一种名叫“烟草”的东西。

他似乎坐着有点累,向前伏了伏身。30分钟的治疗,对他来说,谈不上煎熬,更像是一种解脱。雾化治疗之后,他神情舒悦了许多。

“30年烟龄。”今年75岁的黄安强是贵州习水的退休教师,有37年教育工作经历的他,却有30年烟龄。“喜欢抽烟,不抽不行。”熬夜是年轻时黄安强最常见的事,批改作业、备课……都需要香烟提神。。

慢阻肺患者中主要以男性为主,且主要以40岁以上的男性居多,这与抽烟有很大关系。据新桥医院慢阻肺病人数据显示,80%的慢阻肺患者都是几十年的“老烟枪”。

可是,30年都戒不掉的烟,如今早已不露痕迹地戒掉了。“都是因为生病,不戒不行。”老黄说这话时,很干脆,很淡定,似乎香烟从来没有在他生命里那么长久地存在过。



疾病突来,呼吸是那么可贵

只有在你即将失去生命的时候,你才知道生命的可贵。这句话对黄安强来说,是那么地准确。如果不是2013年那一场病,黄安强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呼吸的可贵。

2013年的一天老黄慢阻肺突发,家人措手不及一下慌了神。在拨打120后,急救人员迅速赶到把老黄送到医院进行救治。可是这次的病似乎来得特别凶猛,医院给老黄的家人下达了病危通知。

慢阻肺刚开始表现为慢性咳嗽。咳嗽后通常咳少量黏液性痰,若是有感染痰量就会增多。但是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会在劳动时出现呼吸困难,最后日常活动甚至休息时也感气短。甚至导致严重的全身性症状,如体重下降、食欲减退、外周肌肉萎缩和功能障碍、精神抑郁和(或)焦虑等。


每月下一次楼 出门成了奢侈

经过抢救,黄安强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他的肺功能却越来越差。

家住10楼的他,由于没有电梯,再也不能每天上下楼,出门成了一件“奢侈事”。平均每一个月他才能下楼一次,出行也只有全部依赖轮椅。

黄晓峰是黄安强老人的孙子,充当起了爷爷的全职陪护。在孙子的眼里,从前的黄安强是一个爱动、性格开朗的老头,而现在由于行动不是很方便,跟之前太大太大的差别。



老教师的作业:坚持康复训练

但现在的黄安强并没有放弃,他就像在讲台给学生布置作业一样,给自己布置锻炼任务:坚持做康复训练。

黄安强所说的康复训练,是一种提升肺部功能的特殊训练,其中包括呼吸操、腹式呼吸、缩唇呼吸等,有益于稳中提高慢阻肺患者的肺功能。

“争取每天多走几步。”这是老黄的另外一项“作业”。说到这里,老黄看着床边的轮椅说想出去走走。黄晓峰说,起风了,改天再出门吧。虽然有点遗憾,但他还是接受了孙子的建议,因为感冒可能会加重病情。



(完)

1.微博报料:登录新浪微博,晒出健康小故事,并@华龙网健康频道

2.邮件报料:发送邮件至3047387894@qq.com

3.QQ报料:联系QQ3047387894

4报料热线:18202366562

5.微信报料:联系微信号 hlwhealth(锦医卫),扫二维码即可关注“华龙健康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