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仁博导11】骆文龙:为患者生命健康努力奔跑的“追梦人”
骆文龙,留美医学博士及博士后,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教研室主任、超声研究所耳鼻咽喉研究室主任。

【宽仁博导11】骆文龙:为患者生命健康努力奔跑的“追梦人”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1-01-15

导语:在全世界医疗科研团队都投入到新冠疫苗科研竞赛中的当下,人们对医疗科学的关注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终能救命的医疗技术是如何发展的?或许我们能从重庆医科大学近30年博士生导师队伍建设中略知一二。作为推动医院技术实力不断发展进步的核心力量,博导既是抗击病魔的主心骨,也是持续不断培养高端医疗人才带领团队深入探索研发医疗科技的生力军。近20多年来,重医附二院已经有69位医生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陆陆续续在他们的指导下结业的博士超过600人,他们遍布大江南北在医疗科研领域继续开枝散叶,继续培养更多的高水平人才。 医疗科学的发展是永无止境的征途,导师们则是这路上的“行者”。

骆文龙1

骆文龙,留美医学博士及博士后,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教研室主任、超声研究所耳鼻咽喉研究室主任。全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重庆市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嗓音言语医学专家(国家级)、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专家及重庆市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专家。重庆市第二届(届中选入)、第三届、第四届及第五届政协委员;重庆市渝中区侨联主席。

“做医生不仅需要悟性,还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才是对老百姓的生命负责。”

“医生的服务对象是人,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莫过于人。要做一名好医生,首先就要研究人。”

——导师寄语

热情洋溢的表情,幽默风趣的语气,“闻声”即可判断异物类型的精准技术……第一次看到骆文龙教授的时候,让我们惊叹的不仅仅是他熟练而又高超的医疗技术,更有他在接连不断的看诊后依然耐心对待每一位患者的态度。

这就是骆文龙教授,即使有着各种头衔依然不骄不躁。小到门诊、大到手术,只要关系到人们的生命健康,他总是那么专心致志,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在骆文龙教授看来,“医生就是要对老百姓的生命负责”。

博导风采:临床医生就应该立足于“临床”

“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从骆文龙成为博士生导师的那一天起,他给学生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有对生命的尊重,以及对医疗行为的规范。

很多休息时间,骆文龙教授都把自己留在病房里,他总想为这些患者多做点什么。看到美尼尔氏综合症患者发作时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严重影响工作学习,骆文龙教授开展了内淋巴囊引流增进手术,让这一顽固性疾病得到了彻底根治;看到有的孩子先天性失聪影响一辈子的生活,骆文龙教授开展了人工耳蜗植入术……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新项目在骆文龙教授的带领下逐步开展起来。

“临床医生要以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提高百姓的健康幸福指数为目标。”骆文龙教授说,作为临床医生,就应该立足于临床,着重于解决患者的问题。

当前,我国的临床医生都同时负担着科研的任务。医学科研分为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两者虽然都是围绕医学,但研究的方向不同,应用的领域也有所差异,“但现实中,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一样成为了医生评职称的重要指标,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改进一下。”骆文龙教授指出,多年的工作让他看到了临床医生存在的一些“弊端”,他希望自己能为解决这些“弊端”贡献一些力量。

但科研是医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何才能改变这种现象?骆文龙教授建议:“医院在引进人才的时候,可以将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分开,每个学科成立两个班子,实行统一管理,即可形成科研与临床的良性循环。”

在骆文龙教授看来,这样做是“对病人负责”。因为如果只是在基础科研方向有所造诣,并不能代表医生的医术有多高明,“真正为百姓看病的医生,不应该只懂基础科研”。

而这种“对病人负责”的理念,也一直贯穿在骆文龙的博导生涯中,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效率、快节奏的工作习惯也影响了身边的学生,让他们逐渐形成了刻苦钻研、积极创新的良好作风。

骆文2

骆文龙教授带领团队开展手术。院方供图

学术之花:将“最初的心愿”进行到底

一百多斤重的笔记卡片,每一张都记载着骆文龙充实的学习之路。这是1991年骆文龙在华西医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时最为沉甸甸的行囊。背包里同时装载的,还有他多年的心愿。

“最初的心愿是探索耳鼻喉头颈外科学更多的奥秘。”骆文龙回忆,那时候这一专业在他面前展现出更广阔的前景,许多的空白与未知深深地吸引着他。两年后,骆文龙来到美国南加里弗利亚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师从于国际耳鼻喉头颈外科学界最权威的帕帕瑞纳教授和莱斯教授,开始了长达5年的博士后研究。

“很多患者因为喉肿瘤、外伤或其他原因做过喉切除术后,全喉功能丧失,有口不能言,很痛苦。”骆文龙教授表示,当时最常规的补救方法是进行气管、食道的发声训练,但很受局限,收效甚微。如何让这些患者“发声”,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突破的事情。

看到处于国际医学前沿的科研课题喉移植,骆文龙看到了希望。喉移植有非常理想的疗效,但喉是一种多组织结构的器官,肌肉、神经、血管、韧带、软骨组织的吻合非常复杂,必需一种特殊免疫抑制剂来避免机体的排异反应,而对这种特殊免疫抑制剂的研究在当时还是医学界的一个难题。因而,喉移植的难度远大于肝移植、肾移植等,是世界上最尖端的器官移植术之一。

但骆文龙下定决心要啃下这块“硬骨头”。5年来,他奔走在实验室、图书馆和大学医疗中心之间,常常一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他和美国、日本的专家一起对喉移植的特殊免疫抑制剂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导师一起完成了从鼠到狗的喉移植动物实验,并成功地开展了临床研究。

这期间,他先后8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多次在大会上发言,引起各国专家的广泛关注,成为美国耳鼻喉科学学会一名年轻的会员。在这片领域里,骆文龙留下了一个中国学者坚实的足迹。

当看到一位名美国老太太经过喉移植手术清晰地说出第一句话时,骆文龙激动极了。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项技术带回祖国,让丧失喉功能的患者重新开口说话!

1997年夏天,山城火辣辣的季节,揣着一颗同样火辣辣的心,圆满完成了博士后研究的骆文龙带着把知识献给祖国人民的心愿,回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这些年来,骆文龙教授承担了多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在耳鼻喉头颈外科不断开拓创新,也带领着科室的技术能力不断提升。

骆3

骆文龙教授带领团队开展手术。院方供图

医者仁心:好的技术是救死扶伤的前提条件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但好的医疗技术,是救死扶伤的前提条件。这些年来,凭借优秀的医疗技术,众多的患者在骆文龙教授的治疗下“重获新生”。

曾经,一个3岁的小男孩患腭下巨肿瘤,肿瘤足有拳头大,严重影响了吞咽和发音。心急如焚的家长带着孩子辗转了多家医院,但都表示无法医治。找到骆文龙教授的时候,却得到了不一样的答案——“虽然有很大风险,但依然有希望”。最后,骆文龙教授冒着风险,成功为小孩施行了肿瘤切除术。

来自丰都县的李其贵也曾遇到类似的情况。那一年他36岁,年纪轻轻却患上“怪病”——脸上突然长了一个肿块。刚开始这个肿块不痛不痒,李其贵也没有在意。但几年后,李其贵开始感到头痛、恶心,甚至出现了尿道出血。被吓坏了的李其贵开始和妻子熊素英四处求医问药,但花光了积蓄、变卖了房产、甚至贷了款,依然没找出病因,肿块也没消下去。

奄奄一息的李其贵在妻子的坚持下,来到重医附二院找到了骆文龙教授。根据检查结果,骆文龙教授给李其贵的无名恶疾下了结论:“后组筛窦占位恶性病变”。“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恶性肿瘤病变,若不尽早医治,患者会因脑神经受压迫而亡。”骆文龙教授解释,为了给患者争取救治时间,他当晚就会同专家拿出了手术方案,并在他结束了成都的手术后连夜返渝,着手为李其贵开展了长达3个小时的手术。

这次手术不仅救了李其贵的命,骆文龙教授还自掏腰包给了熊素英800块钱。手术成功结束后,在手术室外着急等候的熊素英含笑流泪,对骆文龙教授的救治和帮助感激不已。

在骆文龙教授神奇的手术刀下,像李其贵这样多年的顽疾得到治愈的患者还有很多。有人为了表示感谢要给骆文龙教授送红包,骆文龙却笑了,他说:“要是为了钱啊,我就留在美国了。”

窗外寒风肆掠,但骆文龙教授却如春天的露珠,纯净清澈、关怀备至;如夏日的骄阳,微笑迷人、热情如火。在门诊室里,他依然坚持着为前来的患者看诊,在守护患者生命健康的路上,他依然在“追梦”,在他看来,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他不愿意放弃任何的希望。

骆文龙主要成就:

对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疾病有着极其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头颈部肿瘤的综合治疗、面神经损伤后的各种手术治疗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各种疑难疾病的诊治。主要从事喉移植、头颈肿瘤、神经损伤修复、OM的研究,承担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多项,培养硕士及博士研究生数十名,发表医学论文200余篇。(文/王凤)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宽仁博导11】骆文龙:为患者生命健康努力奔跑的“追梦人”

2021-01-15 13:23:31 来源: 0 条评论

导语:在全世界医疗科研团队都投入到新冠疫苗科研竞赛中的当下,人们对医疗科学的关注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终能救命的医疗技术是如何发展的?或许我们能从重庆医科大学近30年博士生导师队伍建设中略知一二。作为推动医院技术实力不断发展进步的核心力量,博导既是抗击病魔的主心骨,也是持续不断培养高端医疗人才带领团队深入探索研发医疗科技的生力军。近20多年来,重医附二院已经有69位医生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陆陆续续在他们的指导下结业的博士超过600人,他们遍布大江南北在医疗科研领域继续开枝散叶,继续培养更多的高水平人才。 医疗科学的发展是永无止境的征途,导师们则是这路上的“行者”。

骆文龙1

骆文龙,留美医学博士及博士后,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教研室主任、超声研究所耳鼻咽喉研究室主任。全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重庆市耳鼻咽喉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嗓音言语医学专家(国家级)、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专家及重庆市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专家。重庆市第二届(届中选入)、第三届、第四届及第五届政协委员;重庆市渝中区侨联主席。

“做医生不仅需要悟性,还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才是对老百姓的生命负责。”

“医生的服务对象是人,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莫过于人。要做一名好医生,首先就要研究人。”

——导师寄语

热情洋溢的表情,幽默风趣的语气,“闻声”即可判断异物类型的精准技术……第一次看到骆文龙教授的时候,让我们惊叹的不仅仅是他熟练而又高超的医疗技术,更有他在接连不断的看诊后依然耐心对待每一位患者的态度。

这就是骆文龙教授,即使有着各种头衔依然不骄不躁。小到门诊、大到手术,只要关系到人们的生命健康,他总是那么专心致志,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在骆文龙教授看来,“医生就是要对老百姓的生命负责”。

博导风采:临床医生就应该立足于“临床”

“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从骆文龙成为博士生导师的那一天起,他给学生带来的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有对生命的尊重,以及对医疗行为的规范。

很多休息时间,骆文龙教授都把自己留在病房里,他总想为这些患者多做点什么。看到美尼尔氏综合症患者发作时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严重影响工作学习,骆文龙教授开展了内淋巴囊引流增进手术,让这一顽固性疾病得到了彻底根治;看到有的孩子先天性失聪影响一辈子的生活,骆文龙教授开展了人工耳蜗植入术……越来越多的新技术、新项目在骆文龙教授的带领下逐步开展起来。

“临床医生要以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提高百姓的健康幸福指数为目标。”骆文龙教授说,作为临床医生,就应该立足于临床,着重于解决患者的问题。

当前,我国的临床医生都同时负担着科研的任务。医学科研分为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两者虽然都是围绕医学,但研究的方向不同,应用的领域也有所差异,“但现实中,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一样成为了医生评职称的重要指标,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改进一下。”骆文龙教授指出,多年的工作让他看到了临床医生存在的一些“弊端”,他希望自己能为解决这些“弊端”贡献一些力量。

但科研是医学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何才能改变这种现象?骆文龙教授建议:“医院在引进人才的时候,可以将基础科研和临床科研分开,每个学科成立两个班子,实行统一管理,即可形成科研与临床的良性循环。”

在骆文龙教授看来,这样做是“对病人负责”。因为如果只是在基础科研方向有所造诣,并不能代表医生的医术有多高明,“真正为百姓看病的医生,不应该只懂基础科研”。

而这种“对病人负责”的理念,也一直贯穿在骆文龙的博导生涯中,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和高效率、快节奏的工作习惯也影响了身边的学生,让他们逐渐形成了刻苦钻研、积极创新的良好作风。

骆文2

骆文龙教授带领团队开展手术。院方供图

学术之花:将“最初的心愿”进行到底

一百多斤重的笔记卡片,每一张都记载着骆文龙充实的学习之路。这是1991年骆文龙在华西医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时最为沉甸甸的行囊。背包里同时装载的,还有他多年的心愿。

“最初的心愿是探索耳鼻喉头颈外科学更多的奥秘。”骆文龙回忆,那时候这一专业在他面前展现出更广阔的前景,许多的空白与未知深深地吸引着他。两年后,骆文龙来到美国南加里弗利亚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师从于国际耳鼻喉头颈外科学界最权威的帕帕瑞纳教授和莱斯教授,开始了长达5年的博士后研究。

“很多患者因为喉肿瘤、外伤或其他原因做过喉切除术后,全喉功能丧失,有口不能言,很痛苦。”骆文龙教授表示,当时最常规的补救方法是进行气管、食道的发声训练,但很受局限,收效甚微。如何让这些患者“发声”,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突破的事情。

看到处于国际医学前沿的科研课题喉移植,骆文龙看到了希望。喉移植有非常理想的疗效,但喉是一种多组织结构的器官,肌肉、神经、血管、韧带、软骨组织的吻合非常复杂,必需一种特殊免疫抑制剂来避免机体的排异反应,而对这种特殊免疫抑制剂的研究在当时还是医学界的一个难题。因而,喉移植的难度远大于肝移植、肾移植等,是世界上最尖端的器官移植术之一。

但骆文龙下定决心要啃下这块“硬骨头”。5年来,他奔走在实验室、图书馆和大学医疗中心之间,常常一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他和美国、日本的专家一起对喉移植的特殊免疫抑制剂进行了深入研究,和导师一起完成了从鼠到狗的喉移植动物实验,并成功地开展了临床研究。

这期间,他先后8次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多次在大会上发言,引起各国专家的广泛关注,成为美国耳鼻喉科学学会一名年轻的会员。在这片领域里,骆文龙留下了一个中国学者坚实的足迹。

当看到一位名美国老太太经过喉移植手术清晰地说出第一句话时,骆文龙激动极了。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项技术带回祖国,让丧失喉功能的患者重新开口说话!

1997年夏天,山城火辣辣的季节,揣着一颗同样火辣辣的心,圆满完成了博士后研究的骆文龙带着把知识献给祖国人民的心愿,回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这些年来,骆文龙教授承担了多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在耳鼻喉头颈外科不断开拓创新,也带领着科室的技术能力不断提升。

骆3

骆文龙教授带领团队开展手术。院方供图

医者仁心:好的技术是救死扶伤的前提条件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但好的医疗技术,是救死扶伤的前提条件。这些年来,凭借优秀的医疗技术,众多的患者在骆文龙教授的治疗下“重获新生”。

曾经,一个3岁的小男孩患腭下巨肿瘤,肿瘤足有拳头大,严重影响了吞咽和发音。心急如焚的家长带着孩子辗转了多家医院,但都表示无法医治。找到骆文龙教授的时候,却得到了不一样的答案——“虽然有很大风险,但依然有希望”。最后,骆文龙教授冒着风险,成功为小孩施行了肿瘤切除术。

来自丰都县的李其贵也曾遇到类似的情况。那一年他36岁,年纪轻轻却患上“怪病”——脸上突然长了一个肿块。刚开始这个肿块不痛不痒,李其贵也没有在意。但几年后,李其贵开始感到头痛、恶心,甚至出现了尿道出血。被吓坏了的李其贵开始和妻子熊素英四处求医问药,但花光了积蓄、变卖了房产、甚至贷了款,依然没找出病因,肿块也没消下去。

奄奄一息的李其贵在妻子的坚持下,来到重医附二院找到了骆文龙教授。根据检查结果,骆文龙教授给李其贵的无名恶疾下了结论:“后组筛窦占位恶性病变”。“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恶性肿瘤病变,若不尽早医治,患者会因脑神经受压迫而亡。”骆文龙教授解释,为了给患者争取救治时间,他当晚就会同专家拿出了手术方案,并在他结束了成都的手术后连夜返渝,着手为李其贵开展了长达3个小时的手术。

这次手术不仅救了李其贵的命,骆文龙教授还自掏腰包给了熊素英800块钱。手术成功结束后,在手术室外着急等候的熊素英含笑流泪,对骆文龙教授的救治和帮助感激不已。

在骆文龙教授神奇的手术刀下,像李其贵这样多年的顽疾得到治愈的患者还有很多。有人为了表示感谢要给骆文龙教授送红包,骆文龙却笑了,他说:“要是为了钱啊,我就留在美国了。”

窗外寒风肆掠,但骆文龙教授却如春天的露珠,纯净清澈、关怀备至;如夏日的骄阳,微笑迷人、热情如火。在门诊室里,他依然坚持着为前来的患者看诊,在守护患者生命健康的路上,他依然在“追梦”,在他看来,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他不愿意放弃任何的希望。

骆文龙主要成就:

对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疾病有着极其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头颈部肿瘤的综合治疗、面神经损伤后的各种手术治疗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各种疑难疾病的诊治。主要从事喉移植、头颈肿瘤、神经损伤修复、OM的研究,承担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多项,培养硕士及博士研究生数十名,发表医学论文200余篇。(文/王凤)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吴瑞雪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