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生命禁区” 看市五院神经外科与死神的“生死较量”
在国科大重庆仁济医院(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工作便是在人体最复杂、最神秘的“生命禁区”——大脑里“动刀”,与死神抢救生命,这便是神经外科医生。

挑战“生命禁区” 看市五院神经外科与死神的“生死较量”

来源: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021-04-29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29日6时讯 身穿厚重的铅衣,却能稳住双手将动作精确到零点几毫米;不怕承担手术风险,却害怕面对患者束手无策……在国科大重庆仁济医院(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工作便是在人体最复杂、最神秘的“生命禁区”——大脑里“动刀”,与死神抢救生命,这便是神经外科医生。

刀尖上的“芭蕾舞者” 几代人的全力以赴

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创立于上个世纪70年代,50年来,从最初的单纯诊治,到如今的疑难重症的攻克,神经外科团队以“弯道超车”的方式,迅速成长为区域内神经外科领域的“第一梯队”,成为重庆市神经外科联盟单位、南岸区颅脑创伤救治中心、高血压脑出血微创治疗中心。不仅在业界知名,在患者中口碑颇佳。

但在2013年之前,神经外科面对动脉瘤患者,还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只能用药物保守治疗,患者也只能听天由命。

“还记得2011年的那个冬天,一位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女孩突发脑出血,紧急送到了我们医院来治疗。”神经外科副主任王亮回忆说,他是2010年来的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当时医院先进设备不多,依靠一台16排螺旋CT检查出女孩患额颞顶叶巨大脑血管畸形,最佳治疗方式为阶段性畸形血管团栓塞。“当时并没有开展这项技术,医院硬件设施也跟不上。家属想在女孩病情稳定之后转院治疗,但当时能开展这项技术的医院少,加上患者病情危重,转院途中风险很高。”王亮说,女孩在做脑室外引流术后第三天病情相对稳定,在准备转院时又再发脑出血,后女孩病情进行性加重,虽然我们组织了全市专家会诊,但因患者病情过重,最终仍未能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当时就觉得,没有这个技术不行。”自那以后,王亮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介入栓塞术这项技术开展起来。2013年,借着医院大力发展各科室新技术的机会,王亮主动提出,要开展脑血管疾病的介入治疗相关技术。

在科室主任陈治强主任的推荐下,王亮成为了医院首位外派进修学习脑血管疾病介入治疗技术的医生。“因为有攻读研究生时期的介入治疗基础,加之近3年的刻苦专研基础理论,在进修学习的过程中技能的掌握迅速。”王亮说,通常培养一名成熟的介入手术医生需要5到10年时间,但他仅仅用一年的时间就掌握了介入治疗相关的核心技术。

与传统开颅手术相比,微创介入手术对患者的脑组织没有损伤,术后恢复快。可是对于医生来说,微创介入术无疑是在针尖上起舞。学成归来后,王亮也带领着科室的其他医生共同前进。如今神经外科不仅能常规开展各类脑血管疾病介入治疗,已开展的50余例患者均没有严重并发症。正是这些“刀锋上的芭蕾舞者”,将一个又一个患者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毫厘间的“生死较量” 每台手术都是“精品”

大脑和脊髓,方寸之地,生死攸关。因此,神经外科也是出了名的高风险、高难度、高技术的“三高”科室。

2013年7月份的一个深夜,一名42岁的男子在和亲朋打麻将的过程中突发头痛,随后倒地不起、意识丧失,被120紧急送往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接诊医生怀疑是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立即为患者做了CTA检查,结果提示脑内不同部位有两个动脉瘤!“颅内多发动脉瘤破裂引起的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介入栓塞治疗是首选!”王亮说,动脉瘤的凶险有如脑袋里装了一个不定时炸弹,第一次出血死亡率达25%左右,第二次破裂死亡率高达60%至70%,第三次出血死亡率最高可达90%。

“患者颅内两个动脉瘤,再次破裂出血的风险较单发动脉瘤大,一旦再出血,患者极有可能丢失生命”王亮表示,面对凶险的病情,为了挽救患者的生命,科室立即组织术前讨论,对术中术后治疗及护理等问题认真分析,并决定由王亮主刀实施动脉瘤介入栓塞术。

顶着压力,穿上铅衣,王亮带领团队走进了介入手术室。将直径0.5毫米的导管从患者的股动脉插入,经由胸腹腔、颈动脉,最后送入颅内病灶部位……动脉瘤血管壁薄如蝉翼,不动的时候都易破,手术中的危险可想而知。“一旦出现脑动脉瘤破裂,相当于二次出血,病人就可能瘫痪、昏迷、或死亡。”王亮说,此时医生压力再大,也要手不抖心不乱的沉着应对。

屏气凝神,汗水早已浸透了铅衣下的手术服……9小时后,这一台由该院神经外科独立完成的第一例介入栓塞手术顺利完成。配合术后药物治疗及腰大池引流血性脑脊液,患者第2天逐步恢复意识并清醒,转危为安。第6天顺利出院,直到7年后的今天依然活得很好。

很少有人知道,这看似寻常的手术有多凶险。为了练就好这毫厘间的“功夫”,王亮每天都要挤时间在模拟器下操作几次。在他看来,这是神经外科手术医生必须坚持的事情,因为“几天不练习就会‘手生’”。

不仅要开展新技术 还要让百姓“少花钱”

由浅入深,由简入难,几十次突破手术“禁区”,背后都凝聚着科室医生们刻苦的努力。“在医学领域里,探索是永不止步的。”王亮说,科室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设了脑血管疾病、神经系统肿瘤、功能神经外科、颅脑创伤4个亚专业,常规开展开颅动脉瘤夹闭术、颈动脉狭窄支架植入术,动脉瘤血管内介入栓塞术、脑出血微创碎吸引流术、各部位脑肿瘤切除术、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植入术,面肌痉挛微血管减压术、三叉神经痛微血管减压术及球囊压迫术等多项高难度手术。

谈及科室未来的发展方向,王亮特别提到了脑血管疾病和功能神经外科。据悉,早在2014年,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就率先开设了功能神经外科亚专业组,并开展了脑深部电刺激术治疗帕金森病,也是目前重庆市能独立开展此类技术为数不多的几家医院之一。

“随着社会老龄化,帕金森病的患者也越来越多。”据王亮介绍,帕金森病已成为中老年人的“第三杀手”,帕金森病初期可以使用药物控制症状,但随着疾病的进展,当帕金森病发展到晚期时,帕金森病人会因为服用治疗药物而出现严重的运动波动、开关现象和异动症等,这时,使用脑深部电刺激术可以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除此之外,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癫痫等疾病,都是功能神经外科重点发展的方向。“随着人民群众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我们科室也会不遗余力开展更多的治疗技术,让百姓不出远门就能享受到质量好、价格低的医疗服务。”王亮介绍,开展新技术的同时,他们还同时要兼顾让百姓“少花钱”。“保证疗效的前提下,耗材能用便宜的绝不用贵的,能做小手术的绝不做大手术。”这样既有疗效又节省了费用,科室的名声自然口碑相传。

在王亮的办公室,显微镜下还放着练习的“道具”。王亮说:“医学在不断进步,作为医生,也不能停下脚步。”这不仅是他的状态,也是每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的状态。正是在这样的“磨砺”之后,一项项精湛的医术才能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每一份努力都不会被辜负,能挽救患者的生命,就是前方等待着我们的那一朵盛开的鲜花。”(文/王凤 视频/薛传真)

首页 | 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
  • 站内
站内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挑战“生命禁区” 看市五院神经外科与死神的“生死较量”

2021-04-29 06:30:00 来源: 0 条评论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29日6时讯 身穿厚重的铅衣,却能稳住双手将动作精确到零点几毫米;不怕承担手术风险,却害怕面对患者束手无策……在国科大重庆仁济医院(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工作便是在人体最复杂、最神秘的“生命禁区”——大脑里“动刀”,与死神抢救生命,这便是神经外科医生。

刀尖上的“芭蕾舞者” 几代人的全力以赴

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创立于上个世纪70年代,50年来,从最初的单纯诊治,到如今的疑难重症的攻克,神经外科团队以“弯道超车”的方式,迅速成长为区域内神经外科领域的“第一梯队”,成为重庆市神经外科联盟单位、南岸区颅脑创伤救治中心、高血压脑出血微创治疗中心。不仅在业界知名,在患者中口碑颇佳。

但在2013年之前,神经外科面对动脉瘤患者,还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只能用药物保守治疗,患者也只能听天由命。

“还记得2011年的那个冬天,一位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女孩突发脑出血,紧急送到了我们医院来治疗。”神经外科副主任王亮回忆说,他是2010年来的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当时医院先进设备不多,依靠一台16排螺旋CT检查出女孩患额颞顶叶巨大脑血管畸形,最佳治疗方式为阶段性畸形血管团栓塞。“当时并没有开展这项技术,医院硬件设施也跟不上。家属想在女孩病情稳定之后转院治疗,但当时能开展这项技术的医院少,加上患者病情危重,转院途中风险很高。”王亮说,女孩在做脑室外引流术后第三天病情相对稳定,在准备转院时又再发脑出血,后女孩病情进行性加重,虽然我们组织了全市专家会诊,但因患者病情过重,最终仍未能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

“当时就觉得,没有这个技术不行。”自那以后,王亮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介入栓塞术这项技术开展起来。2013年,借着医院大力发展各科室新技术的机会,王亮主动提出,要开展脑血管疾病的介入治疗相关技术。

在科室主任陈治强主任的推荐下,王亮成为了医院首位外派进修学习脑血管疾病介入治疗技术的医生。“因为有攻读研究生时期的介入治疗基础,加之近3年的刻苦专研基础理论,在进修学习的过程中技能的掌握迅速。”王亮说,通常培养一名成熟的介入手术医生需要5到10年时间,但他仅仅用一年的时间就掌握了介入治疗相关的核心技术。

与传统开颅手术相比,微创介入手术对患者的脑组织没有损伤,术后恢复快。可是对于医生来说,微创介入术无疑是在针尖上起舞。学成归来后,王亮也带领着科室的其他医生共同前进。如今神经外科不仅能常规开展各类脑血管疾病介入治疗,已开展的50余例患者均没有严重并发症。正是这些“刀锋上的芭蕾舞者”,将一个又一个患者的生命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毫厘间的“生死较量” 每台手术都是“精品”

大脑和脊髓,方寸之地,生死攸关。因此,神经外科也是出了名的高风险、高难度、高技术的“三高”科室。

2013年7月份的一个深夜,一名42岁的男子在和亲朋打麻将的过程中突发头痛,随后倒地不起、意识丧失,被120紧急送往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接诊医生怀疑是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立即为患者做了CTA检查,结果提示脑内不同部位有两个动脉瘤!“颅内多发动脉瘤破裂引起的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介入栓塞治疗是首选!”王亮说,动脉瘤的凶险有如脑袋里装了一个不定时炸弹,第一次出血死亡率达25%左右,第二次破裂死亡率高达60%至70%,第三次出血死亡率最高可达90%。

“患者颅内两个动脉瘤,再次破裂出血的风险较单发动脉瘤大,一旦再出血,患者极有可能丢失生命”王亮表示,面对凶险的病情,为了挽救患者的生命,科室立即组织术前讨论,对术中术后治疗及护理等问题认真分析,并决定由王亮主刀实施动脉瘤介入栓塞术。

顶着压力,穿上铅衣,王亮带领团队走进了介入手术室。将直径0.5毫米的导管从患者的股动脉插入,经由胸腹腔、颈动脉,最后送入颅内病灶部位……动脉瘤血管壁薄如蝉翼,不动的时候都易破,手术中的危险可想而知。“一旦出现脑动脉瘤破裂,相当于二次出血,病人就可能瘫痪、昏迷、或死亡。”王亮说,此时医生压力再大,也要手不抖心不乱的沉着应对。

屏气凝神,汗水早已浸透了铅衣下的手术服……9小时后,这一台由该院神经外科独立完成的第一例介入栓塞手术顺利完成。配合术后药物治疗及腰大池引流血性脑脊液,患者第2天逐步恢复意识并清醒,转危为安。第6天顺利出院,直到7年后的今天依然活得很好。

很少有人知道,这看似寻常的手术有多凶险。为了练就好这毫厘间的“功夫”,王亮每天都要挤时间在模拟器下操作几次。在他看来,这是神经外科手术医生必须坚持的事情,因为“几天不练习就会‘手生’”。

不仅要开展新技术 还要让百姓“少花钱”

由浅入深,由简入难,几十次突破手术“禁区”,背后都凝聚着科室医生们刻苦的努力。“在医学领域里,探索是永不止步的。”王亮说,科室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设了脑血管疾病、神经系统肿瘤、功能神经外科、颅脑创伤4个亚专业,常规开展开颅动脉瘤夹闭术、颈动脉狭窄支架植入术,动脉瘤血管内介入栓塞术、脑出血微创碎吸引流术、各部位脑肿瘤切除术、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植入术,面肌痉挛微血管减压术、三叉神经痛微血管减压术及球囊压迫术等多项高难度手术。

谈及科室未来的发展方向,王亮特别提到了脑血管疾病和功能神经外科。据悉,早在2014年,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神经外科就率先开设了功能神经外科亚专业组,并开展了脑深部电刺激术治疗帕金森病,也是目前重庆市能独立开展此类技术为数不多的几家医院之一。

“随着社会老龄化,帕金森病的患者也越来越多。”据王亮介绍,帕金森病已成为中老年人的“第三杀手”,帕金森病初期可以使用药物控制症状,但随着疾病的进展,当帕金森病发展到晚期时,帕金森病人会因为服用治疗药物而出现严重的运动波动、开关现象和异动症等,这时,使用脑深部电刺激术可以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除此之外,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癫痫等疾病,都是功能神经外科重点发展的方向。“随着人民群众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我们科室也会不遗余力开展更多的治疗技术,让百姓不出远门就能享受到质量好、价格低的医疗服务。”王亮介绍,开展新技术的同时,他们还同时要兼顾让百姓“少花钱”。“保证疗效的前提下,耗材能用便宜的绝不用贵的,能做小手术的绝不做大手术。”这样既有疗效又节省了费用,科室的名声自然口碑相传。

在王亮的办公室,显微镜下还放着练习的“道具”。王亮说:“医学在不断进步,作为医生,也不能停下脚步。”这不仅是他的状态,也是每一名神经外科医生的状态。正是在这样的“磨砺”之后,一项项精湛的医术才能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每一份努力都不会被辜负,能挽救患者的生命,就是前方等待着我们的那一朵盛开的鲜花。”(文/王凤 视频/薛传真)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看天下
[责任编辑: 薛传真 ]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精彩视频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