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原创 视听 | 问政 评论 专题 | 区县 娱乐 财经 | 旅游 政法 发布会 | 文艺 教育 生活 应急 | 房产 健康 汽车 | 取证 鸣家 四分半 | 万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始于20世纪60年代,近年来中国的移植技术不断发展,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每年仍有超百万计的病人等待着器官移植,等待着重生的希望。

2010年3月,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共同启动了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同年首批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诞生。这是一份跨越传统医者界限,触及伦理层面的“新职业”。识别潜在捐献者,与家属沟通并普及器官捐献理念,协助完成捐献过程等,是他们的主要职责;奔走于各个医院之间,为ICU里焦急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寻找可靠的捐献来源,是他们的工作常态。

而米智慧,每天就重复着这样的工作。

 
  生死之间 她是忙碌的摆渡人

从1975年到2011年,米智慧一直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当护士,退休时已是手术室副主任护师。2012年7月20日,重庆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正式成立,米智慧便加入了这份新工作,成了重庆市第一个器官捐献协调员。

一边是捐献者绝望离去,一边是受捐者等待重生,米智慧几乎每天都沉浸在这种跨越生死的复杂情绪中。在手术室呆了36年的米智慧早已见惯生死,可在经历了第一次遗体器官捐献后,还是失眠了整整一个星期。

那是在2012年9月10日的早上,米智慧接到西南医院的一通电话:“我们这边有位患者已进入脑死亡,她的家人希望能进行遗体捐献。”放下电话的米智慧匆匆赶到医院,病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捐献者是一位20岁的女大学生,正躺在手术台上,身旁的呼吸机代替她做着最后的呼吸。女孩的母亲在一旁,双眼因为流了太多眼泪而肿得只剩下一条缝。此情此景,米智慧不知道怎样的话语才能安慰这个悲痛的女人,唯有轻轻抚着她的背。

参与了多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的米智慧或许并未想到,第一次见证器官摘取会让她的心情难过那么久。她看着女孩的肝脏和肾脏相继被取出。随后,隔壁的手术室里,三名病人获得重生的机会。

手术后的一周里,米智慧几乎每晚失眠,她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捐献女孩静静躺在手术台上的模样,还有女孩母亲痛哭的场景,这些画面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依靠安眠药度日。

如今,年过六旬的米智慧依旧奔走于各个医院之间,每次一接到电话,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作为一个协调员,能够让潜在的捐献者捐献成功是她的职责,但在陪伴死者家属进行一系列的告别过程中,家属的悲痛她一样感同身受。她说,自己就像是一个徘徊在生与死之间的摆渡人,一边见证着死亡的悲痛,一边又为着重生而努力。

 
  挑战伦理 她是孤独的说客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个潜在捐献者最后都能捐献成功的。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中国这样一个几千年来都信奉入土为安的国度来说,开展器官捐献简直就是“胡闹”,是对传统文化观念的极大挑战。所以至今仍有很多人没办法理解米智慧的这份工作,也很难同意让自己逝去的亲友进行器官捐献。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米智慧必须在捐献者死亡前就赶到现场,但在正面临着巨大悲痛的家属看来,她就像是一个冰冷的刽子手,等着“收割”亲人的器官。

这时候,米智慧就要细心、耐心地跟病人的家属讲解器官捐献的相关知识和重要意义。“多一分劝解,就多一分希望。”普及器官捐献理念,说服家属同意捐献,米智慧时常私下琢磨和研究说话的技巧和方式。这样的等待和劝解,有时候耗去十多个小时,可若家人坚持不同意,米智慧也不得不放弃。

“劝捐失败是常有的事儿,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去争取,但不能强迫。”米智慧坦言,得不到家属的同意,劝捐只能放弃。最初跑20个“潜在”,可能只有一个愿意捐献。人们不理解,米智慧只能尽力去讲解、说服。但即便这样,米智慧仍旧接到过不理解的人打来的辱骂电话,这让米智慧有些丧气和难过。

挑战伦理,注定了这份工作的艰辛和孤独。

病床上有太多的病人等待着可以移植的器官,明明还有极大生的希望的病人,却要在等待中无奈死去。所以米智慧必须顶住这份压力,争分夺秒地穿梭于各个医院之间,尽最大努力向家属传达器官捐献的知识和请求,做一名孤独却坚持的说客。

米智慧只能咬着牙继续前行,唯有如此。

 
  为公益代言 她是重庆的“米大姐”

2012年7月21日,在米智慧上岗的第一天,她就填写了器官捐献自愿书。自愿书上可选择捐献肝脏、肾脏、小肠等任意一种器官,米智慧选择了捐出全部器官,包括遗体。

“不是非要病危了才捐,提前签了自愿书,万一发生意外,才能及时帮助别人。”

每年的4月1日是重庆市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者缅怀纪念日,米智慧和捐献者家属都会前往重庆市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纪念园缅怀纪念那些伟大的捐献者。这里的每一个人看到米智慧都会亲切地称她“米大姐”,甚至唤一声“米妈妈”。曾经“米大姐”是捐献者家属对米智慧的亲切称呼,如今米智慧已经成为人体器官捐献的公益形象大使,也被越来越多人熟知。在市内公交线路和轻轨站厅的人体器官捐献公益广告中都有米智慧微笑的身影。

工作之余,米智慧还会经常组织红十字志愿者一起走进公交、轻轨,深入社区、农村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宣传,向社会公众宣传《重庆市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条例》,讲解人体器官捐献知识,发放人体器官捐献手册。为了与公交车身上“米大姐”的公益形象保持一致,即便是在数九寒天,米智慧仍旧坚持脱下羽绒外套,身着器官捐献标志的短袖T恤,站在公交上与乘客们互动。

“曾经也有人问过我,既然这么累,为什么不放弃。最初我的确动过这样的念头,因为这工作真的太累,在他人的生和死之间徘徊,悲伤他们的悲伤,喜悦他们的喜悦,这样跌宕起伏的情绪着实难以形容。可当我看到一个个生命因为那些善良的捐献者,重新绽放希望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份工作的意义有多深刻。”米智慧说,生的希望来源于善良。如今,群众对器官捐献反感的情绪和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少了,积极支持和踊跃参与的热情越来越高了,实际捐献率也在逐渐扩大。现在,她希望从自身做起,用实际行动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到人体器官捐献事业中来。如果哪天自己的职业消失了,那就意味着器官捐献已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精彩推荐
·重庆市红十字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召开
·重庆市红十字会召开2017年度全市工作会议
·坚守人道助民生 不忘初心谱新章
·红十字全国首支器官捐献殡仪服务志愿队成立
·当死亡来临的那刻 他毅然决定捐出器官去...
·“一粒沙”背后的平凡与不平凡
·愿为"带来光明"奉献 余生不悔
·信守一个约定 用生命诠释爱最美好的样子
 
典范光辉
罗维 赵庆华
米智慧 何建国
孙蓉 张臻
赵敏 张黎
杨跃章 舒娜
任小蓉